受访专家:中国控制吸烟协会会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 胡大一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系副教授 余灿清
本报记者 任琳贤 牛雨蕾
 
中国3亿烟民消费了全世界40%的卷烟。更令人担忧的是,我国约2/3的年轻男性吸烟,其中大多数人在20岁前就开始吸烟。近期,《柳叶刀·公共健康》刊登我国一项大规模研究指出,除非永久戒烟,否则大约半数18岁前就开始吸烟的年轻男性会死于吸烟导致的各类疾病。
 
吸烟与56种疾病相关
上述研究利用“中国慢性病前瞻性研究”数据,涉及5个农村地区和5个城市约51万人。研究人员系统分析了吸烟与85种死因、480种疾病之间的关系后,得出了一系列研究成果:吸烟会显著增加22种疾病死亡(男性17种,女性9种)和56种疾病发生(男性50种,女性24种)的风险,主要包括哮喘、消化性溃疡、白内障、糖尿病和其他代谢性疾病等;吸烟每年造成我国100多万人死亡,和从不吸烟者相比,吸烟者平均折寿3.5年;和农村烟民相比,城市男性烟民开始吸烟的年龄更小、吸烟量更大,绝大多数一辈子都抽吸卷烟,他们罹患或死于重大疾病的风险更高;未来我国烟草最大的危害将见于1970年后出生的男性成人,且由于农村男性吸烟率更高,其遭受的危害将逐步超过城市男性。研究者之一、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系副教授余灿清在接受《生命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吸烟对人体最重要的几大系统都会产生深远影响。
呼吸系统。“吸烟最直接损害的就是呼吸系统。”余灿清说,烟雾通过呼吸道进入肺,其中的尼古丁、焦油等有害物质会渐渐沉积,从而导致支气管炎、肺气肿、慢阻肺等呼吸系统疾病。
循环系统。余灿清说:“有害物质沉积在肺部后,会进入循环系统,影响心血管健康。”中国控制吸烟协会会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胡大一补充说:“很多人只知道吸烟会给肺部带来伤害,却不知它几乎成为年轻人急性心肌梗死危险因素的第一名。”在他近期接诊的心肌梗死患者中,有两位30多岁的年轻人,没有高血压、肥胖等风险因素,但都有长期吸烟史。吸烟会破坏动脉血管内皮细胞的保护屏障,导致血管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形成与发展,引发心肌梗死或猝死。
消化系统。“血液带着烟草中的有害物质流经全身,消化系统便会受其所累。”余灿清介绍,尼古丁会抑制消化腺功能,影响消化液的分泌,导致胃肠溃疡等,甚至诱发癌症。“很多人说‘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这大错特错。”余灿清说,饭后消化系统正在努力吸收营养物质,此时吸烟可能增加消化系统对有害物质的吸收。
骨骼系统。余灿清介绍,烟草中的有害物质会影响血管的运输功能,自然就会影响骨骼对血液中钙等营养物质的吸收,继而导致骨质疏松。这方面,女性受到的影响更大些。
生殖系统。余灿清介绍,男性吸烟会影响精子质量,导致后代不健康的几率增加。孕妇吸烟的影响更加直接,会导致死胎、死产、流产、畸形胎儿等情况。此外,家长吸烟会增加后代接触二手烟、三手烟的几率。“孩子经常被动吸烟,其生长发育必然会受到影响。”
 
青少年吸烟率为何不降反升
“相比成人,青少年吸烟危害更大。”余灿清解释,一是吸烟越早越容易成瘾,吸入的有害物质也就越多;二是青少年因身心处于未发育成熟状态,过早吸烟会影响智力发育、损害心肺等器官;三是过早吸烟的青少年可能有一定性格缺陷,戒烟时更容易出现焦虑、暴躁等戒断症状,致使戒断困难。有数据显示,我国15~24岁人群吸烟率由2003年的8.3%上升到2013年12.5%;2018年,我国15~24岁人群吸烟率已升至18.6%,其中男性的吸烟率达到34%。对此,两位专家表示,青少年的吸烟率不降反升与以下几方面因素有关:
烟草公司的目标营销。“很多中老年人会因为患病等因素开始戒烟,因此年轻群体就成了烟草公司的营销目标。”胡大一说,低价香烟很容易诱惑青少年消费,一些迎合女性的细烟也诱导更多年轻女孩开始吸烟。此外,“烟草可降低食欲”等畸形减肥观的营销,也让很多年轻女孩尝试吸烟。
电子烟野蛮生长。近年来,电子烟品牌极尽所能吸引年轻用户,不仅将外观设计得时尚酷炫,还开发了各式各样口味,甚至以“戒烟神器”“健康吸烟”等错误观念误导大众,导致电子烟成为很多青少年的“第一口烟”。虽然国家加大了监管力度,但近期一些电子烟正悄悄改头换面,伪装成“气体口香糖”等产品躲避监管。
社会氛围不佳。吸烟是一种具有高度模仿性的行为,长辈师友时常吞云吐雾、影视作品中俊男美女烟不离手等都属于不良示范,会导致青少年形成吸烟“很酷”“很成熟”“很睿智”等错误印象。胡大一说,中国香港的戒烟成效走在全球前列,与严格的法律法规、很高的违法成本以及社会氛围有很大关系。在香港买烟税费很高,而且吸烟区通常设置在犄角旮旯,很难找。如果在公共场所吸烟被发现,将面临高额罚款,有时会直接交由警方处理,面临牢狱之灾。很多烟民受不了这样的约束,纷纷选择戒烟。“这种社会氛围可以有效警示年轻一代远离烟草。”胡大一说。
压力大、缺少教育督导。有些青少年不懂得如何科学应对心理压力,可能会选择吸烟来纾解不良情绪。青少年吸烟还与不良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相关。若孩子成长过程中的教育监督者缺位,没有人对其行为做正确引导约束,就容易抵制不了烟草的诱惑。
 
及时止损,为时不晚
上述新研究也带来了好消息——若趁患病前主动戒烟,戒断达到10 年及以上,患病或死亡风险就基本接近从不吸烟者水平。“多数人吸烟始于青少年时期,因此,必须高度重视青少年控烟。”胡大一表示,当下,我们需要打造一个没有缺口的政策环境,保护青少年不受烟草侵蚀。
第一,做好全民健康教育。加强科普宣传,让全民了解吸烟的危害以及戒烟的好处。胡大一建议,禁烟宣传要从小做起,防患于未然。同时也能通过孩子之口,向家长传递吸烟有害的观念,让家长意识到戒烟对自身和家人的好处。“健康教育是全民的责任。”余灿清说,媒体、学校、家长、社会公益组织、医生等都有责任对吸烟者进行宣教劝诫。“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绝大部分烟民都是‘因病戒烟’。因此我认为,医生对患者的劝诫是非常有意义的。”余灿清呼吁:“我们的医生应该不厌其烦地告诫患者戒烟。”胡大一也呼吁,一些名人、影视作品应承担起社会责任,不做不良示范,多做“吸烟有害”的正面宣传。
第二,在政策层面给吸烟者戴上“枷锁”。建议不断推进公共场所禁烟的全国性法规建设,落实执法和监督主体,加大惩处力度,让违规吸烟寸步难行。北京等城市现已全面禁止在室内公共场所抽烟,不仅为吸烟者带来阻碍,也可以避免二手烟、三手烟对其他人身体健康的影响。
第三,让未成年人“碰”不到烟。这不仅要求家长、老师加强关爱和监督,及时发现孩子心理问题,做出科学引导,掐灭未成年人的“第一口烟”,还要求管理部门加强执法,杜绝未成年人接触香烟。例如,学校附近严禁售卖烟草或电子烟;增加烟草税、提高烟草价格,让青少年买不起,消费自然受限。国外研究发现,提高烟草税可以降低居民的吸烟率,尤其对低收入人群来说,这个方法效果更好。“虽然比较激进,但在制定相关政策时可适当参考这个方法。”余灿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