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卫生部长布迪•古纳迪•萨迪京(Budi Gunadi Sadikin)于11月28日在国会大厦与国会第9委员会进行工作会议上表示,我国登革热病(DBD)在50年来的病例数量尚未能够明显减少。
“在50年来的处理,政府已对登革热病采取各种措施,乃至花掉达数千亿盾至数万亿盾的预算,但是登革热病的患者数量不下降。”布迪这样表示。
布迪还表示,我们在一段时间内执行的工作计划,其中有环境、传播介体和人类措施。在环境措施的方法主要减少幼虫的栖息地,举例称建造水管、排水、清洗和回收水容器。
传播介体措施的方法喷洒化学物质杀死幼虫,还有使用化学物质通过熏蒸杀死成年蚊子。人类措施的方法即是必须改善人类行为和居住环境,并注射登革热疫苗。这些预防登革热的措施到迄今疫情尚未明显下降,这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对人口10万病例中多达10例的指导方针。
“我们在50年内采取预防登革热病的措施,但是登革热病患者的数量不下降,反而我国登革热病患者的数量不断增加。”布迪接着说道。
我国登革热病的疼痛频率每10万人中有28.5人,在日惹特区达到每10万人中300至400人。
同时,布迪部长向国会第9委员会解释沃尔巴克氏体(Wolbachia)蚊子的最新方法,此方法可以被视为减少登革热病毒埃及伊蚊的复制,致使我们也可以减少蚊子作为登革热介体的能力。(y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