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西方对中亚国家的拉拢十分明显。不久前,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首次邀请中亚五国在线参加。有日本媒体称,此举是意图让中亚国家“减少对俄中的依赖”,增加新兴发展中国家合作伙伴的其中一环。此外,日本不仅在今年已经启动测试建设一条绕过俄罗斯,经中亚、里海连接欧洲的运输路线,而且还计划于2024年促成日本与中亚五国领导人峰会。
从今年年初开始,国务卿布林肯等美国高官就频繁访问中亚,讨论安全、能源、经贸等合作,意图帮助中亚实现“外交与贸易的多样化”。9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则在纽约首次会晤中亚五国总统,表示要从反恐和安全、加强区域经济、道路联通、重要矿产品等领域加强合作。
欧洲方面对中亚的“魅力攻势”也迅速上升。欧盟于今年5月下旬在哈萨克斯坦举办欧盟—中亚经济论坛,并于6月2日在吉尔吉斯斯坦举行“欧盟—中亚峰会”,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和中亚五国领导人出席。10月23日,第19次中亚—欧盟外长会议在卢森堡举行,欧盟27个成员国的外长首次出席会议。此外,德国总理朔尔茨、法国总统马克龙等欧洲大国领导人也纷纷与中亚国家领导人展开互动。
如此频繁、密集的联系,在中亚国家独立32年来还未曾有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毫不掩饰他们急切发展与中亚五国关系的目的,即防止后者在俄乌冲突中支持莫斯科,削弱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同时也为了获取中亚丰富的油气资源和矿产品。
对于美西方加紧诱拉中亚、竭力消解俄罗斯影响力的态势,莫斯科也从多方向予以回应。
第一,元首外交穿梭来往。去年托卡耶夫在哈萨克斯坦总统选举中以81.31%的得票率连任,首访选择了俄罗斯。今年5月,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应邀访俄,讨论“发展双边合作”“深化战略伙伴和联盟关系”。10月12日普京总统回访吉尔吉斯斯坦,并出席独联体首脑会议。在此之前,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正式访俄,这是他今年7月连任后出访的第一个国家。11月9日,普京对哈萨克斯坦展开正式访问,称俄哈“不仅是盟友,而且是最亲密的盟友”。这样,加上去年6月访问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以及9月前往乌兹别克斯坦参加上合组织峰会,普京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就遍访中亚五国。
第二,经济合作进一步加强。俄罗斯与中亚国家合作最大的特点,是地区合作紧密。今年10月在喀山举行了第三届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地区间合作论坛,俄罗斯20个地区、乌兹别克斯坦14个地区的政府官员,经济、企业、运输、物流等领域共3000多人参加。今年两国贸易额将达到120亿美元,同比增长14%以上。11月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举行第19届地方间合作论坛,去年两国贸易增长10%,达到270亿美元。2022年俄与中亚五国贸易总额420亿美元,欧盟与中亚贸易额约475亿美元,而美国与中亚的贸易额只有44亿美元。
第三,军事合作取得新进展。俄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明显得到加强。今年5月,普京批准《俄罗斯与吉尔吉斯斯坦建立联合区域防空系统协议》。10月普京访吉期间出席坎特空军基地建立20周年活动,称该基地在维护中亚地区安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11月23日,一年一度的集安组织峰会在明斯克举行,讨论了当前国际局势和该组织面临的任务。
第四,俄罗斯还在其主导的地区组织和多边合作方面积极运作。除集安组织外,俄罗斯特别重视独联体的作用。应普京邀请,白俄罗斯、阿塞拜疆和中亚五国领导人齐集莫斯科,出席了今年的红场阅兵式。俄罗斯把独联体国家对苏联卫国战争的共识,视为凝聚和团结成员国的重要手段。今年10月在比什凯克举行的独联体峰会通过了四项声明和若干文件,包括在独联体设立观察员和伙伴地位、支持和促进俄语作为国际交流语言、建立俄语国际组织等协议。虽然摩尔多瓦和亚美尼亚领导人没有参会,但是除中立的土库曼斯坦外,独联体其他六国仍在参与该组织活动。   
此外,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正在经济一体化建设方面继续摸索前行。莫斯科称,该联盟不久将与伊朗签署全面自由贸易协定。
总体而言,虽然近年来美西方诱拉中亚的力度明显加大,但俄罗斯仍在中亚地区政治、军事、安全、经济、外交、人文等领域占据优势。不过,美西方的投资对中亚国家具有较大吸引力(最近10年欧盟对中亚投资约1050亿欧元),美欧还使用“软实力”在中亚培养扶植了数以千计的“非政府组织”和亲西方的青年精英。随着俄乌冲突的变化,中亚因其地理位置、地缘政治、能源矿物和宗教文化等因素而日益成为国际关系中争夺的“香饽饽”,美西方在中亚地区与俄罗斯的博弈将是长期且复杂的。(作者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