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塔拉社雅加达讯】印尼农民联盟(SPI)总主席亨利(Henry Saragih)表示,政府从2022年5月23日起解除棕榈油和食用油出口禁令后,全国多个地区的棕榈果串(TBS)价格尚未大幅回升。
他在雅加达发布声明中说:“在苏北省Asahan县的几个村区,每公斤上涨50盾,还有一些价格不变。农民的价格不一样,每公斤1700盾至2000盾之间。此外,在装载台上的价格每公斤大约2000盾至2200盾。”
他续说,在苏西省Pasaman Barat县地区平台上的棕榈果串价格每公斤达1750盾,而在廖内省Rokan Hulu县,若直接运送到棕榈油工厂的棕榈果串价格每公斤达到2300盾。
他解释说:“在占碑的棕榈果串价格不再下降。在Tanjung Jabung Timur地区的棕榈果串价格每公斤1625盾、在Muara Bungo地区每公斤2200盾,每公斤上涨100盾。在Muaro Jambi县、Tebo县,及Tanjung Barat县的价格涨幅从每公斤75盾,到每公斤250盾。”
正如佐科威总统所说,他要求政府马上提供每公升14000盾的食用油,以便能继续监督并确保实惠价格来供应食用油。
“政府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把食用油价格稳定在每公升14000盾,要不然,最终下层社会,特别是农民和工人的家庭将再难以获得食用油,”他阐述。
他称,印尼农民联盟希望政府制定棕榈油的基本价格政策,作为棕榈油工厂购买农民棕榈果串的参考。此外,棕榈油种植园基金管理机构(BPDPKS)将把预算分配给棕榈油小农,因为在这一向以来,公司或大型工业仍享有生物柴油的权益。
亨利补充称,食用油储备减少,及政府无法控制食用油价格的上升,加上棕榈油出口禁令的实施,及解除棕榈油出口禁令的政策,必须作为通过土地改革改善我国棕榈油管理的契机。
“棕榈油是由农民管理,并不是公司管理。棕榈油种植园必须由农民管理,而公司将管理有关植物、棕榈油和其衍生物工厂的问题。此外,国家必须改革土地而在这一转变中发挥作用。面积为25公顷以上的种植园地,或私人土地将用作土地改革。公司管理先进的加工业,如肥皂厂、医药等衍生工业业务,”他进一步称。(v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