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用非常明确的语言表明将努力阻止矿物原材料的出口,销售之前先在国内进行加工的坚决态度。佐科威总统甚至表示不担心必须承担的任何后果。
总统强调,他将以各种方式与反对我国禁止原材料出口的诉讼进行抗争。佐科威总统上周四在雅加达举行的Kompas100首席执行官论坛研讨会上表示:“不要因我们停止出口原材料而把我们告到世贸组织,我们将斗争到底。”
佐科威总统提及2021年10月30日至31日在意大利罗马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中曾对与会者称:禁止出口镍原材料是因为印度尼西亚希望发展原材料的下游产业。通过下游产业,印度尼西亚可以为社区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然而,佐科威总统欢迎其他国家通过在我国投资或建立加工设施等方式进行合作。
继镍矿之后,佐科威说我国还将禁止铝土矿和铜原材料的出口。尤其我国目前正在东爪哇锦石市(Gresik)建造铜精炼和加工(冶炼厂)设施。佐科威总统说:“如果我们在锦石市的的冶炼厂准备就绪,明年将禁止铝土矿的出口,这样我们可以增加就业机会。继铝土矿之后,再停止铜矿原材料出口。”
国会主席AA LaNyalla Mahmud Mattaliti十分支持佐科威总统禁止镍矿原料出口的政策。11月19日,LaNyalla在东南苏拉威西进行工作访问时说:“现在是展示印度尼西亚作为一个国家主权的正确时机,藉此证明我们是一个强大的国家。”
我们鼓励政府继续发展国内原材料加工等下游项目,以获得高附加值。这包括做成生物柴油和各种其他衍生产品的棕榈油原料加工。
我们必须继续以高度乐观的态度展望未来。因为我们的国内消费量庞大,我们的经济将继续增长。我国是一个受到外国生产商觊觎的大市场,因此应该有一个好的战略,使本国生产商既能够满足国内需求,同时又能以良好态势促进出口增长。
我们当然赞赏冶炼厂的建设,长期以来我们一直都希望我国所有矿业产品都可以在国内先进行加工。这期间由于在国外加工,让外国人享受成倍丰厚的利润,而我们则承担巨大的损失,其中包括大规模采矿造成的环境破坏。
除铜矿加工外,我们还有几家镍加工冶炼厂。据政府透露,目前在建的还有27家镍矿加工冶炼厂。政府确实要求镍出口商在我国建立加工设施,以增加其附加值。
我国每年出口价值4亿美元的镍矿原材料,要是在国内加工,其价值可以高出数倍。此外,政府担心镍储量已逐渐减少,如果继续像今天这样大规模开采,镍储量或在未来10年内耗尽。
不久前,政府停止了镍矿出口,但是否行之有效,仍有许多人对此置疑。印尼大学(UI)资深经济学家费萨尔•巴斯利(Faisal Basri)传达的信息显示,镍矿出口存在漏洞。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该国从印度尼西亚进口了340万吨镍矿,价值1.936亿美元,相当于2.8兆盾。
因此,政府在执行政策方面仍然问题百出。执法往往薄弱,国家损失仍不断发生。
因此,冶炼厂建设的所有预期结果能否实现,仍然是未知数。到目前为止,由于各种原因,政策的实施往往没能实现政府最初的目标,包括早先镍出口的偏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