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美国中央银行)已宣布,从2021年11月底起,将开始逐步缩减政策,或每月减少高达15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
美国货币管理局(United States monetary authority)减少刺激的政策确实早在今年年中就已经传达了,预计不会对世界上一些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产生太大的影响。
与此同时,美联储减少债券购买的政策将造成的影响,已经在我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因此,人们认为其影响不至于像2013年“缩减恐慌”的影响那样广泛。
2013年那时,因美国缩减政策导致的缩减恐慌或经济动荡,盾币走弱,从1美元兑9000盾左右降至1美元兑1万3000盾以上,使得印度尼西亚货币管理局,即印度尼西亚央行(BI)将利率收紧175个基点。
然而目前虽仍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带来的压力下,但印度尼西亚的宏观经济状况却比2013时期要好得多。
通货膨胀率和经常账户赤字都保持在低水平。与此同时,印度尼西亚的外汇储备创历史新高,因此能够支持盾币汇率的稳定。
这意味着,正如本报从一开始就指出的那样,相信金融管理局有足够的信心和说服力,来抑制美国逐渐减少购债政策引发外国投资“回流”可能性的负面影响。
是的,随着美联储减少资产购买,其债券收益率将上升,利率也跟着提高。因此,印度尼西亚等新兴市场国家有着资本流出的风险。印尼的预算融资结构以有价证券投资为主,极易受到上述情况的影响,投资者将退出债券市场和资本市场,这将导致盾币汇率风险的压力。
所幸如今的情况与2013年不同,印尼资本市场在近年里一直由国内投资者主导,这必然对外部情绪提供更好的弹性。
现在还要面对的是来自中国高通胀影响的问题,中国经济开始过热。这种情况有可能在全世界蔓延并引发全球通胀。触发因素是大宗商品价格高企,而经济因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没能快速增长。
本报希望,目前宏观和资本市场稳定的成就,不会让财政和货币当局自视过高,以致否认全球通胀的威胁。
到目前为止,印度尼西亚央行(BI)理事会会议还决定将央行7天逆回购利率(BI-7DRR)维持在3.50%,以保持潜在的上涨空间,以配合维持汇率、金融系统和国家预算的稳健性,以支持经济增长的需要。
最重要的是财政和货币当局之间的协同作用,以保持彼此之间和谐融洽的关系,从而可以保持稳固,安然挺过上述接踵而来的双重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