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已决定解散10个非结构性机构,以提高政府的效率和效能。上述被解散机构的存在实际上仍具有高度的紧迫性,但政府似乎认为可以将其职责分配给相关部委。
当前的情况迫使政府进行广泛的结构性改革,提高效率的理由是无可厚非的。那些机构需要不少的预算,解散之后政府可以将基金用于更紧迫的利益,特别在与控制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有关方面。
其实佐科威总统在今年7月已经确认,他将解散目前大约100个政府机构中的18个。总统希望政府的组织结构更为精简,行动起来不笨重,工作可以迅速完成。
总统希望国家机构尽可能的高效,让政府可以更快地采取行动。他补充道:“我希望政府这艘船简洁高效和行动快捷,未来的组织应该是这样的。我们相信行动快捷的国家可以打败行动迟缓的国家,而不是一个大国可以打败一个小国,我已反复强调这一点。”
解散国家机构和委员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2014年佐科威就任总统几个月后,就通过一项总统条例(Perpres)解散了包括国家航空航天委员会、国家图书委员会和国家法律委员会的23个机构。
佐科威在2016年又解散了另一些机构,如国家种子委员会、稳定经济和金融复原力理事会、印度尼西亚海事委员会、国家自由贸易和自由港区委员会以及国家空间规划协调委员会。随后在2017年,佐科威又再解散Sidoarjo泥浆管理机构。
发挥国家配备工具效用与官僚改革部长扎赫约·库莫罗(Tjahjo Kumolo)甚至说有29个机构将被解散。因此,2021年还有19个国家机构将被解散。库莫罗在不久前说:“<a name="_Hlk57648739">今年是</a>10个。明年我们将向国会呈达19个,因为涉及必须与国会讨论的法律问题。”
看来政府会继续实施上述提高效率的措施。问题是,明年将解散哪些机构?根据库莫罗的声明,该计划必须涉及国会,因为它与规范这些机构存在的法律有关。
到目前为止,有关政府计划解散金融服务管理局(OJK)并恢复印尼银行(BI)的银行监管职能的猜测尚未消失。听说总统对OJK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的表现感到不满。另据报道,佐科威希望效仿法国,在法国那里的金融服务监管机构采用中央银行下辖独立行政管理的形式。
上述计划是否属实,我们仍需等着瞧。然而,解散OJK当然不像撤销由政府成立的机构/委员会那么容易。OJK是根据政府和国会商定的法律成立的,尤其11年前成立OJK的原因是央行在监管国家银行方面表现不佳。
2012年,通过关于OJK的第21号法律,OJK脱离央行分开成立。据称,OJK是一个独立的机构。OJK于2012年12月31日开始运作,接管了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监管机构(Bapepam LK)的职能、职责和权限。一年后,OJK接管了央行在银行监管方面的职能。
我们还想提醒的是,至少从1997年的货币危机开始,从央行到OJK的银行监管职能分离是经过长期研究决定的。如果现在就这样把它解散,而没有经过全面研究的话,将是令人感到遗憾的措施。
因此,我们须等待政府进一步精简机构的措施。我们同意这项增效的做法,但政府理应先深入研究,务使机构改组进行顺利、相称和有效。因为事实上,除了解散这些机构外,政府又建立了好几个新的机构,包括现在已经解散的全国工业经济委员会(KE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