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政府对成立印尼主权财富基金(SWF)持认真严肃态度,预计该基金将于明年开始运作。其他许多国家都拥有管理自己国家巨额财富的SWF,而我国将利用来接纳外国投资。
到目前为止,印尼SWF的概念如何、资金来源于何处、如何使用和管理等都尚不清楚。看来,SWF将成为来自各种来源的联合基金,特别是来自外国投资者为政府一些战略项目提供的资金。
例如,阿布扎比(Abu Dhabi)将参与东加里曼丹新首都建设的一项投资计划。这期间国营企业利用贷款资金开展的几项基础设施项目也将通过SWF的融资计划获得资金,以便减少目前不断累积的债务。阿布扎比承诺在我国进行大规模投资,其价值甚至高达315兆盾。
现在,政府正在拟定各种法规,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完成。按计划SWF的初始资本由国营资产组合而成。以现金形式注入的股权可达到30兆盾,甚至75兆盾。凭借该股权,政府声称能够吸引高达三倍或225兆盾的投资资金。
财政部长丝莉(Sri Mulyani Indrawati)说:“这种SWF模式是发展与稳定基金的结合,并将国际主权财富基金模式作为最佳实践标准。”
已长期拥有SWF的几个国家,例如挪威,把其起着中央银行作用的SWF命名为挪威银行,该银行管理的资金达到10.42兆挪威克朗或15808.32兆盾。邻国新加坡也有一家名为GIC Private Limited的SWF,成立于1981年,目前管理着分布在40个国家、价值逾1000亿美元的资产。
阿联酋也有一个投资基金巨头,叫做阿布扎比投资局。截至2020年7月,管理的资金达到5796.2亿美元,排在世界第三位。排名第一的是挪威政府旗下筹集了1.18兆美元托管基金的挪威政府养老基金。中国政府拥有的管理资产多达9406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公司排名第二。
沙特阿拉伯政府有一个公共投资基金(PIF)。PIF与日本软银(SoftBank)合作,正在开发一个耗资5000亿美元的雄心勃勃的Neom项目,即拥有2万6500平方公里经济特区的独立城市。据报道,由MasayoshiSon和日本政府领导的软银(SoftBank)也有意投资于印尼主权财富基金(SWF),以建设我国的新首都。
拥有可以投资于战略项目巨额资金的SWF,如果其投资者强迫要满足他们对某些领域的需求,可能会引发问题。如果他们参与具有全国战略意义的项目,从长远来看,很可能危及国家利益。
美国等一些国家,由于担心SWF的外国投资危及国家安全,通过了《外国投资法》和《2007年国家安全法》。美国前财长Lawrence Summers认为,美国可能会失去对其资产的控制,因为更富有的外国资金可能会破坏美国经济的稳定。2008年8月20日,德国通过了一项法律,危害国家利益的外国投资需要获得议会的批准。
我国SWF将如何运作,以及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吸引海外巨额资金,我们仍未能确切看到。然而需要强调的是,根据国际标准和原则、透明度的重要性。政府还必须提供清晰的标志和信号,以便其将来的管理者不会危及国家利益。
因此,我们对SWF的存在作出合理和相称的回应,希望政府认真、审慎地制定规则,并顾及其长远影响。不要让SWF的存在带来短期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却会带来更严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