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佐科威與馬魯夫執政已經一年,民眾想要知道的是,在佐科威與馬魯夫執政一年後,印尼究竟有那些改變,有那些進步?
經濟足夠穩定
民眾對佐科威·馬魯夫內閣有很高的期望。在高期望中,對改善印尼經濟的期望占主導地位。從宣佈內閣那天開始,民眾就對本屆工作內閣寄予厚望。
內閣成立初期,印尼的經濟增長仍處於5%的預測中,這受到民眾積極的支持。不幸的是,這種勢頭受到Covid-19大流行的打擊。眾所周知,這一流行病給世界經濟帶來了巨大衝擊,印尼也不例外。問題是,Covid-19在供應方面產生了更大的壓力,實際上,這是自最近幾年以來一直存在的問題。
由於供應方面的壓力過大,成為一個重大的問題,然後由於對需求的影響,也會產生跨部門的壓力。結果,發生多米諾骨牌效應,使所有經濟部門無一例外都會受到重大影響。
3月份,因為疫情開鈶擴散的關係,印尼盾貶到一美元兌17,000盾,印尼經歷了最艱難的時期。由於巨大的貿易平衡以及美國和歐洲積極的貨幣擴張,印尼盾的基本面實際上處於相當不錯的水準。但是,印尼盾吸引了更多的市場擔憂。
幸運的是,隨著政府政策開始顯示了正確的方向,並宣佈了令人歡迎的刺激方案,市場在4月之前已經相對正常。經濟團隊的表現收到了很多積極的回饋。財政部長絲莉·穆利亞尼(Sri Mulyani)甚至比內閣首次宣佈時聲望更高。
我們發現非常關鍵的是,絲莉·穆利亞尼(Sri Mulyani)部長首先在大流行期間,出臺的一系列很符合維持經濟杠杆作用的政策。其中之一是擴大社會安全網的範圍,並將刺激資金增加到近700萬億盾。
大流行的壓力
由於大流行的壓力,經濟增長不得不下調。最糟糕的當然是今年的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為-5.32%,儘管第三季度的情況沒有第二季度那麼嚴重,但第三季度仍然出現負面趨勢。問題在於,刺激計畫仍處於停滯狀態,需要再次推動。這也是導致佐科威在前幾次的內閣會議中生氣的原因。
財長的估計是,如果激勵資金能發放100%,它將帶來高達3.96%的經濟增長。如果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測將下降至負1.5%,而刺激措施的實現率達到100%的話,那麼今年的經濟增長仍將在2%的範圍內保持正增長。
即使在財政刺激方面存在障礙,其他措施也相當有效。放鬆貿易政策,該政策以《簡化進口許可》的總統條例(Perpres)的形式自4月初開始生效。
事實證明,這有效地抑制了3月份大幅下降的PMI逆轉趨勢。結果,PMI逐漸改善,甚至達到了8月份的最高點50.8,儘管由於在9月份第二期PSBB,PMI不得不再次下降至47.2,但是由於4月份第一期PSBB,PMI只有27.5相比,我們的行業可說具有相當強的抗拒能力。而放寬進口政策的成果,使行業很容易獲得原材料和資本貨物。
疲軟的工業表現最終導致印尼在整個2020年的貿易平衡順差。9月的順差是2020年的第七個月順差,並且自2020年5月以來連續五個月保持順差的趨勢。實際上,8月,是自2011年以來錄得最大的貿易順差。
自新冠大流行以來,出口一直在收縮,6月又開始逆轉,儘管8月份略有下降,但直到9月份仍保持每月增長。資本貨物進口和水泥銷售的趨勢也與《商業世界活動調查》(SKDU)保持一致,《商業世界活動調查》開始呈上升趨勢。
工商業的延伸
可以說,從第二屆工作內閣成立以來,最明顯的成就是工業和貿易的擴張,據研究印尼盾似乎一直受到貶值的威脅,這是佐科威在第一任期內出口表現不佳的回報。
實際上,要擺脫中等收入的陷阱,到2030年,經濟增長必須保持在6%至6.5%的範圍內,而這只有在每年出口增長率達到9%的水準時才能實現。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印尼對美國、日本和歐洲的出口一直在增長。之所以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美國希望將東盟變成一個新的生產中心,而印尼也同樣具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