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年復一年,我國的微中小型企業一直沒有很大的改變,雖微型企業的數量有大幅的增加,但中小型企業的數量穩定。2018年我國中央統計局的數字顯示,我國微型企業有6340萬戶,占全國企業的98.68%,小型企業有78萬3132戶占1.22%,中型企業有6萬0702戶占0.09%,大型企業5550戶占0.01%。在微中小型企業所聘用的勞工為數不少,占所有勞工的97%。
大部份的微型企業屬於日常生活型企業,只有一小部份屬於生產性的商業模式,或创新型的商业模式,而且只有少數有潛力可以升級。因此一些無法在正規工場找到工作的人,只能靠自已創業來養活家人。
合作社也一樣逐漸走下坡,特別是年輕人對合作社不感興趣。2019年登記的合作社有123.048戶,60%從事借貸業務,我國參與合作社的公民只占公民的8.41%,比世界上參與合作社的人民已達16.31%少。
合作社對国内生产总值的貢獻只有5,54%,合作社未能扮演維護小企業及維護具有經濟规模的个体的角色。
目前印尼的失業人口高達690萬人,未包括因為新冠大流行而失去職業的人,印尼每年新增約300萬新的待業勞工。最近的5年,每年的經濟長約為5%,未能滿足國內需要的就業機會。
結果每個家庭必須承擔沒有工作的家庭成員,而擴大就業機會的措施,又面對勞工要加薪的要求。其實已有工作的勞工,應該分攤工作給失業者。
未能合并
一向以來,,微中小型企業未能很好的合併管理,其實微中小型企業至少與18個部會及數十個機構有關係。最基本的問題,如微中小型企業的數量,在各部會不一樣,要制定新的政策、發展策略或檢討都有困難,所需要的經費足夠寵大,如何使用這些經費,且用在优先的項目上,成為一項挑戰。
現在政府通過了“創造就業綜合法”,這對制定發展微中小型企業的策略更加方便,另外將更方便解決微中小型企業的問題,如準許証、經費、市場及所需的人力資源問題。
為了使微中小企業更容易發展,至少有79項法律被刪除或修改,這是政府準備“放鬆管制”與“去官僚化”的大動作,肯定會有一些即得利益者出來反對。
如果說,實施創造就業綜合法對微中小型企業有利並不為過。目前我國國內要辦理營業準証的沉長與複雜,充滿了不確定性,給政府所有部門製造貪污與腐敗的機會。這對微中小型企業打擊也非常大,使微中小型企業失去了許多機會。
2018年微中小型企業對國內生產總值的貢献達60%,而製造業對國內生產總值的貢献不斷的下降,2008年製造業的貢獻達27.81%,2019年剩下20.07%,去工業化的現象不只發生在我國,在東盟其他國家也一樣,除了越南例外。
有人認為,去工業化現象,許多工業遷離印尼,是因為他們無法與中國產品競爭。因此如何改善國內的生產效率與工作效率成為國內工業的最大問題。創造就業綜合法是否有效的實施,刪減高經濟成本,減低物流與原料成本?
目前印尼的物流成本占國內生產總值的23.5%,根據“世界银行物流绩效指数”印尼排在第46,馬來西亞41,越南39,泰國32,新加坡排第7。印尼的微中小型企業是國民經濟的主要支撐,倘若去工業化繼續下去,微中小型企業將更加困難生存。
而印尼的大型工業倘未能進入下游工業,及備就現代工業技朮以吸收夕陽工業留下的勞動力。如開礦業與大農園土地特许权的使用期限成為他們主要關注的事項比起發展下游化。
海洋部門雖然有巨大的潛力,但仍未認真的去開發。甚至於現在有一些大資本的企業,開始進入從事微中小的行業,如咖啡廳、小食店等。
在發達國家裡富豪們的傳統做的是;參與新產品的研發,參與經營大學,參與慈善事業等,也許印尼的大富豪們也應該向他們學習。
 
微中小型企業的轉型
 
微中小型企業與大企業合作的關係有在創造就業綜合法裡。必須意注的是給機會讓微中小企業有機會成長,而不是大企業以大吃小。大學畢業的年輕人開始出來創業,有必要給支持與協助,透過众筹(Crowd Funding)、风险投资(Modal Ventura)、角资本(Angle Capital)、种子资本(Seed Capital)。倘若政府只著重大的投資,恐將出現更大貧富差距。
在日本微中小企業與汽車工業合作,因生態系統使中小企業有機會成長。
在印尼的金屬工業也已開始與中小企業進行合作。在日本微中小企業的出口占總出口量的50%,中國微中小企業的出口占總出口量的70%。
在印尼的微中小型企業除了農產品之外,多以食品與花群布(batik)紡織品為主。而出口額自2018年占14.37%繼續下滑。現在印尼的微中小企業的出口額在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之下。
未來的微小型企業有潛力在養殖業方面更上層樓,有能力在國內與國外競爭。目前在線上交易多來的外國產品,印尼微小企業產品在線上的交易僅占3.47%,有機會再提升。
最低工資的不斷提高,使微中小企業有機會與大企業合作,成為大企業的外包商。目前參與數字系統的微中小企業只有16%或1025萬人。到2025年估計印尼的數字交易額在東盟國家裡最高將達1826兆盾。目前印尼大部分地區都已能使用網絡,已參與網絡交易的微中小企業,在新冠大流行期間有大幅的成長。
政府在創造就業綜合法中,簡化了成立企業的繁雜手續,但願能夠因此促進微中小型企業的轉型、繼續發展與成長。也許有一天印尼的微中小型企業的出口可以成為印尼出口的中流砥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