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星期二,总统佐科威与副总统马鲁夫执政已经一年了,这是充满国家政治活力的一年。然而,这一时期似乎变得冗长,因为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正遭受新冠病毒(Covid-19)的肆虐,使公共卫生和国民经济受到极其恶劣的影响。
政府正在竭尽全力控制该新冠病毒的传播和克服社会经济状况的恶化。政府拨出数百兆盾的预算,以克服疫情带来的各种不利影响。政府的严肃认真态度得到公众的赞赏和同情,相信各种问题和困难都是可以战胜的。
最近几次的民意调查证实了这一点。印尼政治指标调查所(IPI)透露,公众对佐科威总统的信任度仍然很高。IPI主任Burhanuddin Muhtadi说:“与5月份相比,这种满意度提高了50%左右,这与社会援助计划和其他刺激政策分不开。目前,人们对总统处理新冠病毒的信任度仍然相当高,表示对总统相当有信心和非常有信心的民众占60%。”
Saiful Mujani研究与咨询公司(SMRC)进行的民意调查也显示了同样的结果。我国人民仍然相信佐科威有能力带领这个国家走出危机。SMRC创始人Saiful Mujani不久前说:“大多数,即73%的民众认为佐科威总统能够将印度尼西亚从新冠病毒爆发的经济危机中解脱出来。”
他说,由于新冠病毒,人们对佐科威的信任度确实有下降的趋势。2020年5月初,对他的信任度仍达到81%。随后从6月到8月稳定在70%左右。”
然而,这种高度的信心并没有减少人们对佐科威第二届政府缺点的各种关注和评论。各界人士都批评安全部队对回应最近批准的《创造就业综合法》抗议者和政治活动家,采取越来越暴力的手段。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机构(Indef)的经济学家Bhima Yudhistira Adhinegara,对佐科威-马鲁夫执政一年的表现提出了许多批评。
首先,由于政府在应对新冠病毒传播方面反应迟缓,经济出现下滑。反观中国和越南,这两个国家已经处于积极的趋势。
第二,国民经济复苏刺激计划(PEN)的制定工作并不理想。PEN刺激计划仅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4.2%,远低于马来西亚的20.8%和新加坡的13%。
第三,用于卫生刺激的低预算拨款,仅占国民经济复苏基金总额的12%左右。但企业却获得了24%的刺激。
第四,在病毒大流行期间颁布《创造就业综合法》,结果遭到社区、工人和学生联盟的广泛拒绝。仓促颁布法律对恢复经济的努力产生了反作用。
政治与公共政策研究(P3S)政治观察家Jerry Massie强调了公共沟通的薄弱环节。佐科威需要在将来解决这个问题。jpnn.com引述Jerry的话说:“公共交流方面相当薄弱,需要改变。发言人不可全都发言。现在有很多人在发言,我的建议是,国务秘书长普拉蒂克诺(Pratikno)应该作为发言人参与进来。”
沟通不畅影响民众排斥佐科威时代颁布的政策。佐科威计划制定的《创造就业综合法》,就是一个例证。这项规定有许多矛盾之处,因为政府没有能力展现《创造就业综合法》的积极一面。Jerry说:“我认为《创造就业综合法》是好的,但起草的时候,有必要让相关机构、各自领域的专家参与进来。”
我们需要强调的是,人协议长班邦·苏萨迪奥(Bambang Soesatyo)就评估政府绩效的必要性所作的发言。但愿佐科威将能够协调部长之间的关系。“只要同步和协调,部长之间的工作关系就会更加和谐,更加协同,成为实现总统愿景和使命的强大力量。”
我们希望在今后四年中,佐科威-马鲁夫将能够处理积累的各种问题,使局势不致恶化。我们相信,政府将能够解决主要问题,并顺利、安全地度过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艰难日子,避免出现更严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