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科威总统希望仿效马来西亚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以发展农业公司,即使这不是一个新想法,但却是好主意。问题是如何实施,因为经验表明我们所做的很多努力,都是由于政府自身在营造健康营商氛围方面的缺乏承诺而未能实现。
这种想法由来已久,并有成功先例,但很难保持,特别是如果我们想以合作社的形式发展,挑战非常大,因为我国的营商环境已经非常资本主义化了。尽管机遇仍然存在,但往日先进的合作模式现在已日趋严峻。
佐科威总统似乎渴望实现农业部门的转型,使农民和渔民进步和繁荣。佐科威在部长们面前强调,应该鼓励农民和渔民们组成一个大团体,就像是一个实现盈利的大公司一样。他在本月6日说:“这样就能形成有效的规模经济,让农民和渔民更容易获得资金、信息和技术。”
佐科威承认,这个计划讨论很长时间了,但直到现在没能最佳运行。他说:“我们确实看到了农民和渔民的组织,但还没有开发出一种商业模式,具有可以与国营企业和大型私营公司链接的生态系统。”
总统要求政府集中精力在一个省建立最多两个农民或渔民合作社的商业模式。这一模式成为能让农民和渔民受益的具体商业的例子。他还要求国营企业和地方企业以及私营部门为农民和渔民提供帮助,使设计好的商业模式得以良好运作。
他要求政府仿效马来西亚联邦土地发展局和西班牙的奶牛合作社。佐科威称:“这样的好模式其实很容易模仿。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能建立起一两个。比如建立了业务流程生态系统,并连接到银行系统,与技术创新者联系,做好管理工作。我想如果这样做了,从包装,品牌推广到营销策略,当然都可以进行加工干预。”
马来西亚联邦土地发展局有限公司(KPF)是一个成立于1980年的合作社,最初是为其成员提供贷款储蓄的合作社。目前有超过30万名会员加入KPF,开展越来越多的业务活动。该合作社管理着近50,000公顷的油棕种植园,并管理一些房地产项目。KPF甚至管理与马来西亚朝圣者和小朝圣者在沙特阿拉伯的住宿有关的资产。
KPF还积极参与马来西亚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交易活动。除此之外,它还投资一些大公司的股票,为会员争取利润。KPF已拥有我国一家动物饲料公司的股份。
公司性质的合作社其实在我国发展已久,成功的也不在少数。如今还有持续发展中的玛琅市SAE Pujon合作社,它在去年的营业额约为3000亿盾。
SAE Pujon合作社每天可以生产116吨牛奶,其中90%出售给雀巢(Nestle)公司。现在,SAE-Pujon合作社有1万8025头奶牛。SAE Pujon合作社成立于1962年,最初只有23个成员。现在,已发展至8775人。
我们有可以作为公司开发的很好的合作社模式,除了SAE Pujon以外,我们还拥有印尼豆腐和豆饼合作社(KOPTI),供应数千家豆腐和豆饼作坊的大豆和其他原材料的需求。其成员数量非常庞大,并且有潜力发展成为一家充满活力的公司。
在类似农业生产中心的地区,例如勿里碧(Brebes)的红葱农户,以及园艺、咖啡、橡胶、可可,制盐、甘蔗农户和渔民等,理应可以开展先进合作社。在类似的农业中心,应该更容易管理,农户们也有同命运感,能够共同进步和改善其福利。
然而面对的挑战确实严峻。经验表明,许多合作社破产倒闭,是因为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管理层行为造成的后果,出现许多腐败、舞弊案。此外,已经高度资本主义化的经济环境,特别是因为政府没有提供足够的支持,使合作社难以提高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