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今天,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依然无法控制,不仅在我国,世界各国也一样。死亡人数持续增加,目前已超过100万人,其中包括医生和卫生工作者们。
我国的阳性病例继续增加,每天新增约4000例。到目前为止,已超过30万人感染冠状病毒,而且看来还会继续增加。我国感染人数在世界排名第22位,略落后于菲律宾和巴基斯坦。如果新病例人数仍然居高不下,我国的排名很有可能继续上升。
我国新冠病毒的死亡率已经超过1万1000人,目前位居世界第17位。在亚洲,我国的病故人数排在第三位,仅次于印度和伊朗,但在东南亚却是最高的。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阳性比率标准仅为5%,我国却高达14%,意即在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人群中,约14%的人呈阳性反应。尽管与菲律宾(3.5万人)、新加坡(49.2万人)、马来西亚(4.8万人)和文莱(13.4万人以上)相比,我国的检测数量仍然很低,每100万人仅1万2700人左右。
因此,我们不可自我吹嘘已经成功控制了病毒,或声称在我国的控制比其他国家更好。政府和所有各方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以应对尚不清楚何时结束的病毒大流行。
在这种情况下,听到总统府幕僚长(KSP)穆尔多科(Moeldoko)有关医院通过强迫患者承认自己感染新冠病毒,试图从新冠病毒患者的死亡中牟利的<font color="#0782c1">批评</font> ,我们感到十分遗憾。我们不知道穆尔多科的数据有效性如何,但从医生和医院在过去7个月里为应对病毒大流行而付出的牺牲来看,感觉到穆尔多科这种说法的不明智。
医生和医院管理人员感到被逼至困境,这期间奋不顾身奋斗在第一线却得不到尊重和赏识,难怪他们会对该国军前司令员的声明作出强烈反应。
印尼医生协会(IDI)执行董事会主席Daeng Faqih对穆尔多科的上述发言表示遗憾。医院目前正陷入困境,因卫生部尚未支付许多新冠病毒患者的费用。10月4日,印尼CNN援引Daeng的话,说:“不要指责医院中饱私囊。许多医院都濒临倒闭,因为我们致力于救助感染病毒的同胞们,而其他病人不敢去医院看病。须把问题搞清楚,事实是医院正陷入困境,索赔仍未支付,其他病人不敢到医院来。处理新冠病毒的负担异常沉重,医院焦头烂额、不堪负荷。”
全国医院协会(PERSI)也对上述指控感到不安。该协会主席Kuntjoro Adi Purjanto强调,这些指控完全没有根据,可能会引发公众舆论,冒犯一直奋战在最前线的卫生工作者,并使医院进退维谷。
医院根据政府和地方政府制定的法律和卫生协议规定,坚持和实施卫生服务。Kuntjoro说:“这种污名化指控使医院和卫生工作者蒙受耻辱,并降低民众对医院的信任,对卫生工作者的服务精神和热诚造成极大的伤害和负面影响。”
我们理解医生和医院管理人员对政府高官的上述声明感到失望。我们非常同情医生、医务人员和医院,他们在处理新冠病毒方面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在治疗新冠病毒患者的任务中,至今已有数百名医生和卫生工作者丧生。
鉴于总统府幕僚长在总统府内的重要地位,穆尔多科的声明可能会给人留下他代表政府的印象。他的声明实际上会损害政府的形象,让人误以为政府不尊重医务人员和医院作出的牺牲。
我们希望政府高级官员在表达意见时更加谨慎,因为这可能会损害政府正在努力控制病毒大流行的措施。
<div> 
<hr align="left" size="1" width="33%" /> 
<div> 
<div id="_com_1" uage="JavaScript"> </div>
</div>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