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对人们,特别是对中下层阶级购买力的打击尤为猛烈和致命。所幸政府仍然能够以基本生活必需品或现金形式的各种社会援助帮助他们,从而大大减轻他们的负担。但从长远来看,这种情况确实令人担忧。
这一次,人们购买力的下降清晰体现在中央统计局(BPS)的数据中。从7月到9月连续三个月出现通货紧缩后,据报道,一些商品价格下跌,是由于需求减少造成的。
10月1日,中央统计局负责人苏哈利延多(Kecuk Suhariyanto)在雅京召开的视频会议中说:“7月、8月和9月期间连续发生的通货紧缩,表明我国人民第三季度的的购买力非常薄弱。”
我们从20年前就几乎未曾经历过连续的通货紧缩。1999年处于经济危机情况下,从3月到9月的通货紧缩持续了7个月。今次在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期间它再次发生。
根据苏哈利延多的说法,我国人民购买力的削弱也从2020年9月仅为1.89%的核心通胀率明显看出来。自从中央统计局和央行(BI)在2004年进行计算,9月份的核心通胀率是最低的。他说:“因此需要注意的是,核心通胀率自3月份以来持续下降,此前,核心通货膨胀率低至1.86%,表明民众的购买能力已非常之低。”
在接受调查的90个城市中,56个城市出现通货紧缩,34个城市出现通胀。通货紧缩最低的城市是苏西省武吉丁宜(Bukit Tinggi)和东爪哇省任抹(Jember),而通货膨胀最高的是Gunung Sitoli,为1%。
通货紧缩主要发生在价格波动较大以及政府管制价格的商品组,分别为0.6%和0.19%,分别占0.1%和0.03%。与此同时,核心价格组仍录得0.15%的通胀率,其份额为0.08%。他说:“核心通货膨胀主要是因为学费上涨0.03%。此外,首饰黄金价格仍在上涨,贡献率为0.01%。”
按支出类别计算,餐饮业录得0.37%的通货紧缩。纯种鸡、鸡蛋、红葱和几种蔬菜价格下跌。不过,仍有不少商品出现涨价,如食用油和白蒜等。
各地区实施的大规模社交隔离(PSBB)政策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影响很大,他们的收入也一样今非昔比,因已有多家公司进行裁员(PHK)。
不久前,Kompas.com援引经济学家JosuaPardede的话说:“中等偏上收入人群被认为在购买汽车、服装和家用电器等耐用消费品时都有所收敛,因不知道新冠病毒(COVID-19)的传播何日才能彻底控制住。”
粮食价格的下降可以视为政府已成功地控制全国的供应。但另一方面,基本商品价格下跌也对农民收入的下降产生直接的影响。农产品价格下跌使构成我国人民最大阶层的农民遭受了沉重打击。
印尼大学(UI)经济学家费萨尔·巴斯里(Faisal Basri)曾强调,这个问题是政府为改善下层社会福利所做的努力失败的事实。由于金融服务业等多个部门的发展,只有中产阶级才能感受到福利的增加。然而,社会最底层40%的人的命运却停滞不前。
费萨尔·巴斯里前段时间在一次讨论中说:“本届政府未能正视大多数是农民的40%底层民众命运。”。
因此,我们实际上仍然需要一个有利于40%国民赖以为生的农业部门的政治经济。政府必须通过辅导、适当的技术、农业机械化、补贴等方式帮助农民降低生产成本。必须维持和发展农业部门,使其更具竞争力,并能够与其他发展部门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