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席大法官阿蒂乔·阿尔科斯塔(Artidjo Alkostar)离开了最高法院一个正义与真理的最后堡垒后。最高法院的复审决定案件,减少对腐败贪污分子的惩罚的现象,有可能成为最高法院一种新的判决模式。
阿蒂乔·阿尔科斯塔(Artidjo Alkostar)于2018年退休。在同一瞬间,最高法院不再是贪污犯害怕的机构。Artidjo就像是执法机构的好榜样,必须坚决支持且维护其诚信。可是Artidjo退休后,贪污犯可以很轻松的提出上诉或重审。从那时起,最高法院出现了低廉的定罪现象,和刑罚不严厉的现象。
以前贪污犯最害怕的就是最高法院的法官,因为他们永远不会选择性的处理案件,不会滥杀无辜,也不会犹豫给贪污犯严厉的惩罚。必须明确指出,阿蒂乔时代的金融管理局经常劝阻贪污分子。在提出上诉或重审之前,他们会思考一千次。实际上,如果阿蒂乔被任命为法官之一,贪污分子便取消了上诉或重审的意图。 没有哪个贪污犯敢于贿赂阿蒂乔,他将被坚决拒绝。
Artidjo Alkostar已经成为公正公平法官的标准型像。阿蒂乔为我国的司法执法人员播下了优质的良好种子。
就像建立司法大厦一样,阿蒂乔是坚固的地基,也是应得到加强的支柱。公众期望他的继任者采取与Artidjo相同的态度,有勇气,公平、正直,根据Artidjo法律判决成为合情合理的判决。
但是,现在最高法院发生的事情恰恰相反,最高法院经常对贪污犯提供折扣刑罚和廉价的减刑。最新措施是将前民主党主席阿纳斯·厄本宁格鲁姆(Anas Urbaningrum)的刑期从14年徒刑减至8年。
通过撤销原判,Artidjo先前对Anas的判决翻了一番,从上诉的7年增加到14年的监禁。 这意味着阿蒂乔在阿纳斯案中的判决,已通过其继任者最高法院大法官苏纳尔托(Sunarto)主持的重审(PK)机制彻底撕毁,而Sunarto也是最高法院副首席大法官。
重审法官(PK)小组在裁决中指出,阿纳斯(Anas)提出PK的原因,是因为法官的判决有错误。这意味着重审法官小组认为2015年裁决Anas案时的大法官Artidjo是“错误的”。
最高法院可能辩称,重审阿纳斯案的判决是基于哲学、司法或社会学为依据。尽管也有批评的意见,这一论点值得尊重。 这就是为什么公众仍然赞赏Artidjo对盗窃公共金钱的贪污犯给予严厉的惩罚。
现在是对最高法院进行全面审计的时候了,因为最高法院的判决,总是为贪污犯提供新鲜的空气。根据肃贪委员会的记录,最高法院已减轻了23起贪污案的判罚。排队的案件中还有其他37个案件,在等待最高法院的减刑,若阿蒂乔仍然是最高法院刑事法庭的主席,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最高法院对贪污犯减刑的行为,影响社会大众对司法机构的信认感,对贪污分子的减轻惩罚,显然破坏并掩盖了公众的正义感。 执法人员或肃贪委员会(KPK)的辛勤工作将徒劳无功,威慑作用也将逐渐消失。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穆罕默德·谢里夫丁(Muhammad Syarifuddin)任职不到六个月,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评估下属的表现,这些下属常常减少对腐败分子的惩罚。 不要让最高法院成为专门减少贪污犯刑罚的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