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行业至今仍受到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影响的打击,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期,该价格还是向下倾斜,加上国内市场消费低迷,使采矿业更加举步维艰。
不久前,能源与矿物资源部(ESDM)预测今年底国内需求对煤炭的消费仅达到1.25亿吨,而制定的目标是1.55亿吨。另外全球市场对煤炭的需求预测同比下降5140万吨,只有9.785亿吨而已。与此同时,全球煤炭供应预测为9.969亿吨,因此将出现1834万吨的供应过剩。
这种情况导致实现的煤炭出口截至2020年7月达2.38亿吨,比去年同期的2.66亿吨下降11%。全球市场,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对煤炭的消费量减少,导致上述商品价格下跌趋势持续,今年甚至下跌超过20%。
我国煤炭行业承受的重压,促使企业家必须加倍努力、勇于创新和抓住商机,才能把压力化解成动力。尽管需求还不正常,但我国仍在努力把向中国、印度、日本和南韩等传统国家出口的市场潜力最大化。
另一方面,企业家也与其他“黑金”生产国竞争,吸引非传统市场的兴趣。成为“黑金”销售目标的发展中国家是巴基斯坦、斯里兰卡、越南和孟加拉。
在短期内,只能希望寄托在出口市场。犹如屋漏又逢连夜雨,在越来越有挑战性的市场情况中,国内市场的煤炭消费量预测并没有能减轻“黑金”采矿业的压力。国内煤炭行业最大的客户之一是国电有限公司(PLN)。该国营企业预计蒸汽发电站(PLTU)的煤炭消费仅达到需求计划的87.7%。
2020年1月到7月期间的电力消费同比仅增长0.51%。自从政府实施大规模社交限制和强制实行在家工作的规定,家庭客户群的电力消费涨升10.08%左右,但商业客户群的电力消费减少7.43%,工业减少8.22%.
国内煤炭消费量的减少不但发生在国电属下的发电站,其他工业,如纺织业、造纸业等也减少对“黑金”的消费量。
面对煤炭业的暗淡前景,政府鼓励企业家立即实现煤炭下游化计划。优化低质煤的利用和上述下游化计划,将来有望成为煤炭国民采矿业的新范例。
遗憾的是在至今还不知何时结束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企业家难于实现已制定的工作计划。对此十分不利的情况,矿业部门的利益相关者必须认真应对,同时实施全面战略,争取走出逆境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