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期间,政府最终无视把同步举行地方首长选举推迟的建议,决定如期举行。佐科威总统的决定是最终决定。现在,只能希望政府和选举委员会(KPU)加强规章制度执行力和现场监督,使各方遵行卫生规程。
从经验来看,地方政府控制群众的能力和遵行卫生规程的纪律是涣散的,因此270个地区同步举行的地方首长选举恐怕会构成威胁。在目前剩下的三个月里,由于我们即将进入竞选和投票期,我们面临公民流动性非常高的问题。
安全机构,无论是警察还是国军都将协助选举委员约束那些候选人和其支持者。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额外负担,因为现在他们还须协助地方政府控制病毒大流行。警察和国军的工作量将非常大,特别是在红色危险区域。若因任务繁重而筋疲力尽,那些保安人员将面对巨大的风险。
然而佐科威总统的决定似乎是坚定不移的。总统发言人法鲁尔.拉赫曼(Fadjroel Rachman)在本月21日说:“为了保护人民的宪法权利、投票权和被选举权,2020年的地方首长选举仍然如期在12月9日举行。”
法鲁尔披露,总统还说地方首长选举不能推迟到疫情结束,因为政府无法确定在我国和全世界的病毒大流行何时结束。法鲁尔称:“因为没有哪个国家知道新冠病毒大流行何时结束。因此,地方首长选举的实施必须遵循严格的卫生规程,以确保安全和民主。”
据悉,一些国家也在病毒大流行期间举行选举,在遵行卫生规程方面当然有着严格的纪律。他说:“病毒大流行期间的地方首长选举并非不可能。新加坡、德国、法国和韩国等其他国家也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当然都在执行严格的卫生规程前提下。”
此前,多方人士要求政府推迟同步地方首长选举。除了伊联(NU)和穆联(Muhammadiyah),全国人权委员会也要求推迟地方首长选举。印尼红十字会(PMI)主席尤素夫·卡拉(Jusuf Kalla)也提出类似建议。他置疑地方首长选举的参与者和其支持者的纪律性,就像前一段时间在选举委员会注册时所发生的那样。
因为监督不力,卡拉也置疑选举委员会限制群众集结的有效性。媒体援引卡拉的话说:“即使限制在100人以内,谁又能保证。六个小时的投票,大约300到400人,很难限制这一点。到下午计票的时候,那些见证人也想知道,当然也存在风险。”
况且,目前事实证明政府的预测失误。最初政府预测疫情高峰将出现在9月,现在预测只会在12月达到高峰,那时正是2020年同步地方首长选举的时刻。
Griffith大学的流行病学家Dicky Budiman评估说,从流行病学角度来看,我们进行地方首长选举并不安全。目前,该病毒的传播率很高,我国的阳性率始终在15%以上,这意味着比世卫组织(WHO)建议的高出3倍。
Dicky认为,我国的情况与斯里兰卡和韩国等其他国家不同,他们也在病毒大流行期间举行选举。这两个国家并没有像我国那样有令人震惊的病毒感染数字。他说:“他们的疫情处于受控状态,阳性率低于5%。他们的医疗服务也比我国好得多。”
来自万鸦老(Manado)二级环境卫生工程中心(BTKL)的流行病学家Fifie F Polak评估说,到目前为止,当地地方首长选举的准备工作尚未达到最佳状态。缺乏准备将使新冠病毒的传播变得容易和大量发生。Fifie说:“显然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选民会兴奋欢呼、游行、人群聚集,而且均不遵守卫生规程。”
现在,我们只能希望政府和选举委员会在实地实行严格的规定和严密的监测,以免人们所担心的事到时候真的发生。那些违反规定的无论是谁,都必须受到严厉和相应的制裁。因为我们赌的是成为地方首长选举受害者的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