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安全与否,现在的事实证明,<a name="_Hlk51599956">我国外债持续增加</a>,所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也越来越大。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导致国民经济萎缩的情况下,债务增加可能会<a name="_Hlk51600207">造成国家经济不堪负荷</a>的严峻问题。
政府和央行(BI)表示外债比率仍然安全,但许多观察家认为,危险的信号已经显现。政府也许能找到偿还期限还很久的长期债务,但政府获取国内收入的能力已越来越有限,靠借新债来还旧债的本息,有一种“剜肉补疮”的倾向。
另一方面,病毒流行期间收入下降之际,一些国营和私营企业的债务却是短期的,因此承受巨大压力。另一个问题是,许多私营企业不够谨慎,没有进行对冲,极易受到汇率变动的冲击。
央行上周宣布,今年7月外债同比增长4.1%,已低于6月的5.1%。截至7月底,外债为4097亿美元,其中公共部门(政府和央行)2018亿美元,其余是包括国营企业在内的公司债务。
央行披露政府外债的管理是有节制的,以支持优先部门的支出,即卫生服务业和社会活动(23.6%)、建筑业(16.5%)、教育服务业(16.4%)、金融和保险业(11.9%)、政府行政、国防和强制性社会保障11.8%。
今年7月,私人外债同比增长率为6.1%,已低于2020年6月的8.3%。同样,国营企业债务的增长率也从6月份的11.5%放缓至8.7%。
尽管已经放缓,7月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已达到38.2%,这是一次高增长,因为今年4月这一比率只有36.5%。外债与出口总值的比率也表明情况正在恶化,而且持续上升。2011年仍为100.97%,但去年年底已达183.77%。
现在许多观察家已经开始关注私人债务的状况,因为许多债务都快到期了。须知无论是国营还是私营企业,债务数额巨大,而且不受政府控制,尤其在当前疫情期间都遭遇困难,经营状况都不景气。一旦出现违约,就会像往年那样引发危机。
企业外债的增加是经济复苏的一种讽刺。当经济好转时,越来越多的公司希望扩大业务。众所周知国内资金不但来源有限而且利率很高,公司选择从国外贷款获得资金,因为“国外的利率更具竞争力”,这也无可厚非。
然而,占主导地位的外债融资导致负债还本比率上升。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机构(Indef)经济学家Bima Yudistira前些时候说:“如果债务是外币,必须找到外币的来源。事实上,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出口表现和旅游业的外汇收入正在下降。这意味着,偿还债务的风险越来越大。”
外债也会带来投资组合风险。原因是,外国投资者购买债务的资金既容易流入,也容易流出,如果外币债务买家的兴趣下降,就可能出现大规模资本外流。Bima说:“美联储实行量化宽松政策情况下,投资者便在发展中国家寻找债务证券。如果收益率减少,资金不会外流吗?如何提防,政府和央行需要寻找对策。”
除了私人债务,我们也在关注政府不断增加的债务。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是,部分新增债务用于支付分期付款和政府日常开支。目前的状况已不再是暂时的周期性赤字,而是结构性赤字。尤其近几年以来,初级财政收支也一直处于赤字状态。这意味着国家收入实际上无法支付债务利息和分期付款,这种情况通常被称为费舍尔悖论(Fisher’s Paradox)。也就是说,偿还的债务本金和利息越多,累积的债务就越多。
我们不厌其烦地提醒政府几件事:首先,使用税款要节俭,精打精算不铺张浪费;第二,关闭所有漏洞,使老鼠不能偷走国家钱财;第三,实事求是,以增加人民福祉为首要目标。制定明智的政策,不做不切实际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