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发布的人力资本指数(Human capital Index)显示,我国的得分较两年前有所提高,这虽是个好数据,但与东南亚邻国相比,我国的得分仍然远远落后。因此政府不应满足现状,还要加倍努力迎头赶上。
在“2020年人力资本指数更新:Covid-19时代的人力资本”报告中,我国2020年的得分从2018年的0.53上升至0.54。财政部财政政策机构负责人Febrio Kacaribu在9月19日的一份官方声明中说:“这证明国家在人力资本方面的付出已显现成果。”
人力资本指数(HCI)是世界银行的项目之一,旨在说明健康和教育条件如何支持子孙后代的生产力。HCI综合了从出生到5岁的生存率、教育质量和数量以及包括发育不良在内的健康问题。上述组成部分是衡量这个时期出生的孩子未来劳动生产率的主要部分。
据说,我国儿童的生存率从以前的0.97增加到0.98,而教育质量是395。另一方面,我国儿童的上学时间从7.9下降到7.8,但健康成分显著增加,从0.66增加到0.72。该数字说明发育不良和经历认知和身体限制的儿童人数已经减少。
2020年HCI评分根据新数据进行处理,并在2020年3月之前对其每个组成部分进行扩展。因此,上述报告未把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对人力资本的影响计算在内。然而,该报告具体介绍了我国政府在提高人力资本质量方面所取得的成果,特别是在教育、卫生和千禧一代方面。
除了严重影响我们提高人力资源质量能力的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外,事实上我国还需要更加努力地工作。相比之下,新加坡的得分为0.88,越南(0.69),马来西亚(0.61),文莱(0.63),泰国(0.61)。我们的地位只比菲律宾、柬埔寨、缅甸、老挝和东帝汶高一些。在受调查的174个国家中,我国位列第87位。
另外,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发布的《2020年人类发展指数》(HDI)报告也描述了我国人力资源质量低下的问题,我国在该指数中的排名很低,在189个国家中仅排名第111位。
我们仍然面临着导致发展效率低下的人力资源质量问题。尽管10多年来,政府为教育事业的发展倾注了大量资金,但却没有能够均衡地提高人力资源的质量,机会也不均等。
自2009年以来,政府已把国际收支预算的20%拨作教育基金。2020年,政府将拨出总额505.8兆盾的教育基金,用于满足各种教育需求,包括工资、证书以及学校运营费。政府还计算支持优先项目,包括就业前卡和学院印尼智能卡(KIP)的预算需求。
2020年,政府将继续对5460万名学生提供学校运营援助计划,该计划的目标是中小学教育。然后,印尼智能项目(PIP)也将为2010万学生提供奖学金。政府此举不外是为了提高人力资源的素质。
政府需要与私营部门合作,使发放的预算支出项目能更准确地达到目标。如此一来,在降低失业率的同时,还可以满足行业的人力资源需求。 
在卫生部门,政府应作出各种努力,以改善居民的生活质量,包括与儿童发育迟缓作斗争,并防止5岁以下儿童早夭。现在正值新冠病毒大流行,尽管挑战是巨大的,政府仍须尽一切努力。政府还要拨出巨额资金用于控制病毒大流行以及恢复受疫情影响的经济。 
因此,来自世界银行的我国人力资本指数(HCI)上升的消息应该视为一种鼓励,如果认真对待,所有的努力都将得到回报。但是,我们仍要争取赶上其他具有更高竞争力的发达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