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举行地方首长选举的时间已经逼近,民众要求政府推迟到明年举行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传播速度的增加是地方首长选举必须推迟的主要原因。如果政府和选举委员会(KPU)仍要勉强执行,选举场所必将成为回旋镖,让所有控制新冠病毒的努力像竹篮打水---白费和徒劳。
选举委员会决定在包括9个省、224个县和37个城市的270个地区,同步举行地方首长选举。地方首长选举的注册于9月4日至6日开始,随后于9月23日确定候选人搭档。2020年9月26日至12月5日定为竞选期。
一个万众瞩目并引发焦虑的问题,是红色危险区域的众多。半数以上的选区列入病毒传播风险高的红色区域。我国在竞选期间和投票日一般都会人群聚集,而在那些红色区域叫人担心的就是出现这种情况。
此外,目前已有60多名地方首长选举候选人感染新冠病毒。在候选人到选举委员会登记之前,他们很有可能与其支持者已接触和联系。许多候选人还违反规定,把成群的支持者,包括那些没有戴口罩的民众带到选举委员会办公室。
这些事实都令人不寒而栗。可以料到,在竞选期间和投票之前,群众的集会将更加频繁。再加上民众执行卫生协议的纪律松散,病毒传播的可能性非常高。
目前许多人向政府提出建议,各种民意调查和民意测验也都支持把地方首长选举推迟到明年。由于风险很高,即使强制执行,这次选举的质量也会很低,因为缺乏对选民的宣传教育,极易出现金钱政治。
研究、教育、经济和社会信息研究机构(LP3ES)媒体和民主中心主任Wijayanto认为,今年的地方首长选举将付出巨大的政治代价。9月16日,他在题为《疫情期间地方首长选举中的金钱政治》的网络研讨会上说:“如果没有对选民进行宣传和教育,选民就不认识其候选人是谁。将来被牺牲的是民主的质量。如果社会化是在离线状态下进行,就要冒着生命危险。”
万隆巴查查兰大学(Universitas Padjadjaran)政治专家Idil Akbar透露,目前有60名地方首长候选人感染新冠病毒,显示今年的地方首长选举将产生严重的后果。根据对100名受访者的小规模调查,多达74.7%的受访者选择把地方首长选举推迟到2021年。他说:“这意味着在病毒大流行期间举行选举,民众感到焦虑不安。”
印尼土著企业家协会(HIPPI)主席Suryani Motik甚至质疑政府不公正对待企业家,她认为大规模社交限制(PSBB)措施对企业家来说是一种折磨,因他们必须关闭营业场所,而政客们却忙于举行地方首长选举。
国家人权委员会也要求推迟地方首长选举。9月13日,该委员会专员Amiruddin在雅京说:“如果下一阶段仍进行下去,恐怕新冠病毒的传播将变得越来越不可控制。”
迄今为止,政府和选举委员会的反应非常规范。政治、法律和安全事务统筹部长玛弗德(Mahfud MD)说,推迟地方首长选举只能通过法律或代法令政府条例(Perppu)来完成。政府、选举委员会和国会曾经讨论推迟选举的事。然而马福德说,当时的决定是地方首长选举仍将在2020年12月9日举行。
选举委员会专员I Dewa Kade Wiarsa Raka Sandi说,2020年第6号法令规定了推迟地方首长选举的条件。选举委员会本身不能推迟选举。2020年第6号法令第122A条款载明,在选举委员会、政府和国会之间达成共同协议的情况下,方可决定是否推迟地方首长选举。
显然机制已有安排,推迟地方首长选举的机会确实是有的。眼下距离选举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足以让选举委员会、政府和国会一道讨论上述推迟地方首长选举的压力。若要再快一些,那么佐科威总统可以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就像他在一些被认为重要和紧迫的问题上所做的那样。
这是一个紧迫和关系到公共安全的问题,其紧迫性的确非常高。因此我们鼓励总统签发代法令政府条例来推迟地方首长选举。与其让民众面临安全的巨大风险,推迟地方首长选举显然是个更为现实和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