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近几个月的外贸表现录得顺差。从数据来看,因有外汇盈余,确是一个相当令人鼓舞的发展。然而,如果进一步深究,就会发现贸易顺差并不是由于出口业绩迅速增长,而是由于进口比出口降幅更大。
这种趋势恰需要警惕,须知原辅材料进口的下降预示制造业的活动在未来几个月仍将低迷。众所周知,我国的进口主要以工业所需的原材料和辅助材料为主。
尽管制造业指数在8月份上升到50.8,显示制造业活动增加,但似乎还没有持续的进步。制造业仍在消耗旧库存,尚未达到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爆发前的水平。
中央统计局(BPS)刚刚公布今年8月录得23.3亿美元顺差的贸易平衡,这是今年连续第4个月出现的顺差。8月里,我国出口额130.7亿美元,进口额仅107.4亿美元。
然而,出口和进口价值同时在下降的现象,令人感到担忧。8月份的全国出口额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8.36%。与此同时,进口下降幅度更大,同比达到24.19%。该进口下降幅度高于观察人士和几家研究机构的预期。
自去年底已出现下降的原辅材料进口,应引起关注才是,因为它显示全国制造业业绩下滑的趋势。2020年1月至7月期间的原辅材料进口总额为601.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733.1亿美元下降17.99%。而2020年1月至7月期间的资本货物进口额为129.6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的160亿美元相比下降18.98%。
中央统计局负责人Kecuk Suhariyanto要求政府和商界注意这一趋势,因为这将影响制造业的发展。而资本货物进口的减少可能会对固定资本形成总额(PMTB)产生影响。他说:“因此,我们需要关注、警觉,并寻找各种方式,务使制造业的发展和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不受干扰。”
从其构成来看,2020年1月至7月期间,原辅材料组以73.88%的份额主导进口。其次是资本货物组(15.93%)和消费品(10.19%)。原辅材料进口环比下降9%,至93.6亿美元,同比也显著下降19.13%。而资本货物进口环比仍增长9%,但同比则下降17.11%。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首席经济学家Yose Rizal Damuri指出我国贸易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即缺乏与全球贸易一体化,因此当全球市场复苏时,我国经济跟着增长的机会不大,不像越南和马来西亚这两国的出口那样,对经济贡献很大。
Yose Rizl认为,我国的经济很大程度上是由国内消费推动的。2020年9月15日,Bisnis.com网站援引Yose Rizl的话,说:“今年我们可能是最糟糕的时候,下跌了3%。然而最不利的是,当全球经济复苏时,贸易不能成为推动力,从而使我们不能跟上和利用上述势头。”
我国融入全球经济结构的程度较低,这也使外国投资者对国内产业不感兴趣。Yose估计,我国很难争取到中国的工业转移和生产基地多元化。他说,生产结构是劳动和自然资源密集型的国内工业,与将要搬迁的工业不同。他说:“如果中国企业想搬迁,他们必然会寻找结构相同的企业。它们至今是劳动力、技术和资本密集型的。”
除了仍然倾向于限制性的贸易政策之外,国家产业结构中有许多因素必须加以解决,这反映在仍被认为比其他国家更复杂的进口壁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