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科威总统最近对我国未能提升出口业绩而生气,其实我国出口业绩不好,不是因为中美贸易战或各国实行保护主义之故,而是因为我国国内的出口环境或未能支持出口。
别说建立一个对出口友善的环境,有些相关部门反而定出了一些对出口极不友善的条例或规定。出口商埋怨出口手续相当繁杂,包括必须获得工业部的多项准证。
最近几年,我国的出口不断下滑,对外贸易出现赤字,而在东盟的邻国越南其出口却能突飞猛进。2018年我国出口只有1802.2亿美元,而贸易赤字却达到85亿美元,是印尼独立以来最高的贸易赤字。其实2011年我国的出口曾经达到2035亿美元,贸易盈余达到260.6亿美元。
当时的贸易盈余也推动印尼盾兑美元 的汇率升值3.56%,当时一美元兑8,551-9,216盾。盾币的升值也压低通货膨胀率至3.79%,众所周知,国内的工业仍需要进口原材料,因为盾币的升值,使进口原材料更加便宜,生产出来的产品也更有竞争力。而2010年的通货膨胀率达6.96%。
2018年因为出现贸易赤字,盾币贬值5.7%,2018年12月4,385 盾兑一美元。而越南同样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2018年却有72亿美元的盈余。多年前的越战并未影响他与美国的关系,2018年越南的出口增长13.8%达2447.2亿美元,而进口只有增加11.5%。
佐科威总统希望够提高出口额,所以2019年政府注资2.5兆盾到印度尼西亚出口融资机构(LPEI),政府透过LPEI给从事出口的中小企业融资。希望藉此提高我国中小企业的出口。
 据悉2018年进出口银行(Bank Exim)已经发放了109兆盾融资给从事出口的中小企业与合作社,2019年估计将增加1.83%,拨出111兆盾。
更重要的是改善出口环境或修改阻碍出口的条例,对有潜力从事出口的中小企业更加友善,让中小企业的产品有机会销往其他国家。
中小企业出口商埋怨出口手续繁杂,费用浩大,未有鼓励中小企业出口的法令或条例,使中小企业出口商无所适从。中小企业出口商必须花300万至400万盾给有出口准证大出口商,借用大出口商的出口准证,将他们的产品托大出口商出口。货品到了出口目的地,还要支付其他费用。
虽然总统已经命令各部会必须支持中小企业的出口,但各部会仍然各自为政,如工业部、财政部、环保部等都各自为政,未能联合起来支持中小企业出口。
如木材家具业出口商具有出口的竞争力与任用众多劳动力,他们埋怨政府的政策阻碍了出口,如环保部的“木材合法性验证证书”必须花费大笔金钱及很难获得。政府需要重新研究该条例,中小企业生产的木材手工艺品不须要“木材合法性验证证书”,只要上游的木材原料有该证书已够了。倘若进口国需要该证书的话,政府也应该免费提供给中小企业出口商。
为了促进出口,政府应该大力支持有潜力出口的纺织业,特别支持纺织业更新纺织设备,给与融资或减息优惠。越南的纺织品能够大量出口,因为获得政府融资更新设备,2018年越南政府提供了360亿美元,2019年增加16%,而越南的纺织品出口比我国纺织品出口138亿美元多出2.5倍。
越南已经与欧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可以享受免税优惠,而我国未与欧盟签署该协议。希望政府尽快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议,出口将增加数倍,贸易才会达到盈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