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外在压力减弱经济转动力
有些人士对我国今年的经济增长持悲观的态度,国民建设规划机构的报告指出,我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最高只能达到5.3%,很难会有更高的经济增长。
国民建设规划部长庞邦.帕罗佐尼科罗(Bambang Brojonegoro)说,要达到5.3%经济增长,政府需要做一些改善阻碍经济增长的因素,有很多被认为阻碍出口的法令或条例,我国的出口行政手续与海关手续平均还需要4.5天 。这比邻国新加坡办理出口手续时间长,新加坡只需要半天的时间,越南与泰国只需要2天。在印尼投资所需要的费用也比邻国高。
另外,在投资方面与物流方面也有许多阻碍投资与发展的条例与法令。在印尼开始一项生意或开始一个企业平均需要19天。出口与投资的这两项问题已是老问题,政府需要尽快解决。
预测2019年经济增长5.3%,是根据2019年的国家收支预算得来的数字,随著2019年第一季经济增长只达到5.07%,估计第二季经济增长也只能达到5.07-5.1之间,此时的经济增长正处在一个下滑的趋势。
财政部长丝丽.慕丽雅妮(Sri Mulyani Indrawati)说;国际经济的不景气,拖累了国内的经济增长。大宗物品的需求下降,价格因此受到很大的压力。国家收支预算案的报告指2019年第一季的进出口贸易下滑,政府正设法改善我国的贸易情况,为了达到该目的,需要各部门互相合作。
国家统计机构2019年1月至5月的报告指出,我国的出口下滑8.6%进口也下降9.2%,贸易出现赤字达21.4亿美元。
印尼中央银行总裁贝利.维利雅约(Perry Wirjiyo)说,从各方面调查的结果显示,今年第二季的经济增长,与第一季的经济增长差不多,这从中央银行所做的调查可以看出。
第二季的伊斯兰教新年的禁食节与开斋节未能推动经济增长至更高的层面,虽然消费有所增加,但出口却减少。中美贸易战可说影响了我国每个出口项目,除了煤炭与棕榈果未受太大的影响。
印尼企业家协会副主席欣达.甘达尼(Shinta Kamdani)指出,政府未能抓紧中美贸易战的时机,大量吸取投资转移到我国来。因为我国的经济改革仍做得不够,比起其他东盟国家,如马来西亚与越南。
我国2017-2019年的经增长 :
2017年:第1季: 5.01 %;第2季:5.01%;第3季:5.06%;第4季:5.19%。
2018年:第1季:5.06%;第2季:5.27%;第3季:5.17%;第4季:5.18%。
2019年:第1季:5.07%。
我们希望2019年的大选已经结束,政局逐渐稳定,投资开始涌入,经济增长能够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