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MA)法官团决定释放夏弗汀·特明贡(Syafruddin Arsyad Temenggung/SAT ),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欣慰的大胆步骤,给我国司法界带来清新的气息。最高法院法官们推翻了初级法院和受理上诉法院的判决,因为他们不仅运用明示法,而且还运用默示法,来实现正义感。

这是一个有远见的判决,因为它是由思想独立和自由,并具有诚实、清晰的心灵和思想的法官作出的判决。这一判决可以成为一种判例,因为这是法院第一次决定释放被疑腐败罪犯,并击败肃清贪污委员会(KPK)的检察官。夏弗汀·特明贡此前被受理上诉法院判处15年徒刑,加重了初级法官团的判决。

几乎没有法律观察员,尤其是反腐败活动家们预测到SAT将被无罪释放。观察家普遍置疑法官们在腐败案件中作出公正裁决的勇气,认为法官们不愿意承担面对肃贪会的风险。如今事实证明了这种假设的错误。

最高法院法律和公共关系主任阿卜杜拉(Abdullah),周二(7月9日)对大众媒体表示,由于持不同意见,撤销判决并非一致通过。他说:“它并非豪无异议。法官团主席Salman Luthan博士同意受理上诉法院审查案件的证据并确定案件的事实。法官团成员一Syamsul Rakan Chaniago辩称被告的行为是民事法律行为。而成员二,Mohamad Asikin教授,辩称被告的行为是一种行政法律行为。”

由于这一判决,SAT能够走出肃贪会拘留所呼吸自由的空气,而不担心在涉嫌滥用权力导致国家受损的案件中再次受到审讯。根据已被宪法法院判决加强的《刑事诉讼法典》(Kuhap)的规定,检察官不能再通过法律手段重审案件。因此,释放SAT的判决是永久性的。

那么,肃贪会把SN及其妻子IN定为罪犯的判决又如何呢?其中一些引人关注之处需要我们以清晰的思路将它理顺。

首先,如今肃贪会再没有理由继续审查上述夫妇的案子,因为作为支持的主要因素已不复存在。肃贪会的判决是基于反腐败法庭的法官小组的判决,即指控该夫妇与SAT“共同”犯下了罪行。现在最高法院推翻了上述判决,因此再没有理由把该夫妇定为嫌犯。

第二,撤销判决的会议确定本案是民事案件,不是刑事案件。因此,如果有任何形式的损失,政府必须提起民事诉讼。直到现在政府还没有对此提出质疑。政府十分了解其真实案情,并承认没有虚假陈述,说明国家没有遭受损失。

第三,上述撤销决定加强了SN辩护律师的理由,即质疑和起诉被认为有法律缺陷的财政稽查署(BPK)的调查审计。上述审计是应肃贪会的要求进行的,作为指控SAT、SN和IN犯罪的依据。现在上诉法官已经非常坚定地表示,本案不存在犯罪因素。因此财政稽查署的上述审计结果的相关性非常之弱。

最高法院释放SAT的决定将令反腐败活动家非常失望,这很正常。他们应该认识到法官是根据良心,而不是根据群众的支持和压力来判决案件的。法律和正义得到了维护,我们应以宽大的胸怀去接受它。

我们高度乐观地认为,我国的执法前景会更好。还有许多具有高度诚信的法官,能够提供法律确定性和正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