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民主选举已经结束,两派的政治精英不需要互相仇视下去,但需要一点时间进行和解,不必再坚持自己属于那一派的支持者。现在是和阶合一共同携手建设国家的时候。不要再互相斗争,大家团结起来为国家与民族的进步努力。
政治精英应该成为和解的榜样,倘若政治精英能够建立和解,民众也可以彼此互相谅解与和好如初,共同建设国家与民族。
因此,当我们听到和解一定要伴随很多条件的时候,也许会觉得不舒服,有的要求数个部长职位,甚至要求国会议长或人协议长的职位,有的要求释放一些政治犯,其至于有要求政府允许“维护伊斯兰阵线”(FPI)领导里席希哈卜(Rizieq Shihab)回到印尼。
和解不是妥协
和解不是妥协,和解不是交换条件,和解不能讨价还价,特别是法律问题。违法者必定得接受法律的制裁,完全没有妥协的馀地。特别于对试图叛国者,更不应该成为和解的交换条件。
我国是採用总统制,在总统制裡,任用部长是总统的特权。不是政党的权利,政党可以推荐部长人选,但总统不一定接受,更不用说成为和解的交换条件。有人说,如果反对党人士选举后反而获得部长职位,而支持执政党的政党反而得不是部长职位,是不公平的。
和解是解决分歧及恢复和好关係必经之路,不可用来交换条件,不可以将个人利益或权利,用来交换和解条件。
选举时大家可以剑拔弩张、互相攻击,但选举后为了国家与民族的前途,大家应该放下自己的成见,团结一致,共同建设国家与民族,我们的国家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解决,还有许多建设需要我们完成。
如果和解仅仅是为了交换利益,那麽层次就会很低。但若是为了民族和国家未来的利益而进行和解、无论是在国会裡或在行政部门裡是应该的。行政部门是执行政府的事务机构,国会是监督政府的机构。
改善人民的生活,不单靠政府的施政,行政、司法、立法部门,而是全民都有责任,大家为了国家与民族的未来而努力,使国家与民族的未来更加好。
不单是2019年胜选的佐科威-阿敏,也不是拥有44.5%选票的帕拉波沃-桑迪的责任,而每一位公民的责任。
现好,人民已经实行了民主的选举,正好佐科威-阿敏是胜选的总统与副总统,他们将领导未来五年的印尼。印尼不单需要联盟政党的支持,也需要反对党的监督来平衡政府的权力。
为了全民的团结,为了能够尽全力建设国家,佐科威呼吁反对党在大选结束后,放弃反对的立场与执政党进行和解,但不是与执政党联盟,而是成为监督政府的政党,但不是反对政府的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