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邝耀章/Muha报导】“联合多样性组织”(UID)昨日于雅加达莱佛士酒店举办题为“编织印度尼西亚的未来”的对话会。数百位政府官员、社区精英、企业界人士出席了对话会活动。主要讲员有代表年轻一代的Linda Liem,代表中生代的I Gede Ardika,代表年长一代的Achmad Syafii Maarif。

发展建国五原则机构(BPIP)指导委员会成员马福德博士(Mahfud MD)致词。马福德说,倘若法律和正义可以执行的话,国家一半以上的问题可以获得解决。

民选领导人的任务是提供法律确定性,以便公众知道所做的事情会产生某些法律后果。另一项任务是确保公正,以便民众确信执法是公平的。“第三项任务是执法和司法确保社会国家的利益。 倘若没有正义执法仍然具有破坏性。

这位前宪法法院院长说,继续编织印度尼西亚未来的问题,现在刚刚结束的选举气氛中发挥作用。这次大选的气氛是最热烈的,出现了开始试图推翻团结、种族和宗教的问题。

“我们需要政治和解。我们看这次的总统候选人,佐科威和帕拉波沃都不是宗教人士。但他们提出了宗教可能危及未来的问题。但我个人认为,政治和解不必全部政党融入到执政的政府中。”

根据马福德的说法,需要关注的是印度尼西亚的未来,因为毕竟选举只选择五年一任的国家领导人。“如果选输了,可以在未来5年后再次参加竞选,如果获胜了,也只能在5年里领导这个国家,但印尼却是永恒的。”

他也描述了,我国面对的贫困和腐败的问题,这成为印度尼西亚历史的一部分,也是威胁到我国可能会分裂的因素。“首先是关于贫困问题,这是因为未完全实施建国五原则的因素。2018年的贫困总人口为9.6%,即约2540万人。政府和国家应该如何应对这问题?但是如果从乐观的角度来看,以前还在荷兰统治时代,我们有99%的人是穷人。因此,现在不要看数字。穷人是现实,但也必须能够看到它越来越少的发展趋势。”

第二是贪污问题仍然严重。以前荷兰统治时期,荷兰统治者把我国所有财富都搬回荷兰,我们都不能抗议。 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消除腐败的法律,我们只需要改进执法机构。

联合多元化(UID)总裁冯慧兰(Mari Elka Pangestu)也表达了这一点。 据他说,选举结束后社区出现了很多动荡。 “许多人再次质疑印度尼西亚的未来。”冯慧兰的致词,主要介绍UID这十多年来的活动,强调对社会与国家所做出的贡献。

与此同时,前文化和旅游部长I Gede Ardika说,印度尼西亚仍在建立一个国家的过程中,还没有达到终点。 因此,印度尼西亚民族必须继续编织未来。如果我们要编织未来,那么必须要有一个基本模式。

我们的国家创始人实际上已经提供了建立国家的基础,即建五原则,1945年宪法,殊途同归(Bhineka Tunggal Ika)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统一国家(NKRI)。 我们不能在编织未来的过程中摆脱这些因素,为了实现我们的崇高理想,即自由,团结,主权,正义和繁荣。

世界和平与宗教会议主席兼Maarif研究所的创始人Achmad Syafii Maarif表示,希望各族群勇敢站起来,无论其种族或宗教、文化背景如何,都不必害怕说出真相。我们必须共同努力,以便9.6%的贫困人口能够逐年下降。

建设落后地区与移民部长Eko Putro Sandojo,印尼工商会馆主席Rosan Perkasa Roeslani, 副主席Shinta Kamdani,UID创办人林美金,UID主席冯慧兰,印中经社文合作协会秘书长谢瀚贤,副秘书长陈泳志,副总主席吴家财及其他企业家与社会人士出席了对话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