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政府不改变主意的话,机票价格将从本日(5月15日)开始下降。根据政府的决定,飞机票的费率上限(TBA)降低12到16%,适用于全方位服务航空公司,与此同时也要求低成本航空公司(LCC)进行自我调整,以适应上述新政策。

除了回应公众的投诉,政府也衡量近几个月来昂贵机票价格带来的各种经济影响。酒店入住率下降,旅游人数减少,而交通部门的通货膨胀却增加了,这些因素促使政府决定降低飞机票的费率上限。

经济统筹部长达尔敏(Darmin Nasution)5月13日说:“飞机票费率上限的平均降幅为15%,那只是平均降幅,我们未计算到100%,航线之间的降幅各不相同。降幅介于12到16%。我们希望能跌近15%。”

达尔敏续称:“这项政策是5月6日小型统筹会议的后续行动。自上个星期以来,政府通过交通部长达成了协议,降低飞机票费率上限,税率下限(TBB)则没有必要。”

近几个月里国内航班增长很快。在2019年第一季度,生产商层面的增长率为11.4%。这一数字远高于陆路运输公共汽车1.69%、火车2.44%、海上2.01%和渡轮1.69%的增长率。达尔敏说:“因此这一数据显示,影响家庭支出的消费负担相当高,这意味着航空运输业的消费者不仅是家庭,还有旅游业等其他行业部门。”

我们注意到消费者抱怨的不仅是机票价格昂贵,还包括狮航(Lion Air) 等公司征收的飞机货运费的上升。许多中小微企业家抱怨客运和货运费高,增加了他们的费用成本。这个问题在开斋节前夕变得越来越严重,不相信交通部长布迪(Budi Karya Sumadi)拥有处理这个问题能力的民众呼声越来越大。

导致机票价格上涨的另一个因素是飞机燃油价格的上涨。2018年12月底,航空燃料价格触及每桶86.29美元,创下2014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导致航空公司的运营费用涨升,因此需要通过提高飞机票价来补偿。

从5月15日起生效的政府决定,对低成本航空公司无效,只适用于全方位服务航空公司。交通部长布迪仅呼吁低成本航空公司能够立即调整,并提供费率上限50%的空间。他说:“我们呼吁低成本航空公司进行调整,并提供费率上限50%的空间。”

政府应该能够对低成本航空公司航班制定更明确的政策。使用“呼吁”这个词就不明确,其意为是否服从悉听尊便。在新的决定中理应责成低成本航空公司适应最新的政府决策进行自我调整,并附带明确说明其违规后果。

优柔寡断和犹豫不决的态度,极易被航空公司利用来寻找政策漏洞、逃避给他们带来负担的义务。我们关注政府监管机构在监管方面的不明确,这方面不仅被航空公司所藐视,而且对消费者的服务和安全都有着不利的影响。

因此,我们希望政府降低飞机票费率上限的决定能行之有效,违规者将受到毫不手软的制裁。这一决定将为民众和中小微企业提供更多自由经济活动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