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爪玛朗(玛琅)市和西苏拉威西省玛穆朱(艾拉克索斯)市天差地远,两个城市相隔千山万水,但其法律和司法形象让人皱眉头:如果在玛朗,差不多所有地方议会议员因涉牵贪污疑案被肃贪委员会(KPK)羁押扣留,而在西苏拉威西省玛穆朱(艾拉克索斯)国家法院,却释放被控贪污的地方议会领导人。
目前尚有许多地方议会议员和其领导人如今在肃贪委员会(KPK)监狱锒铛入狱。不但在玛朗,占碑,廖省和朋古露等地区,肃贪委员会(KPK)举起司法亮剑,对贪污份子穷追猛打,但贪污腐败仍然猖獗盛行!
马穆朱为何国家法院释放4名地方议会领导人他们之前被检察官控诉7年监禁引起四方八面对法官判决的疑问和置评:?!已经违反司法公正的原则之前检察官已说明该4名地方政坛菁英已有鉴鉴证据,违反现行贪污条例,他们违反1999年年第31号有关贪污行为的条例。
4该名地方议会领导人却有幸能逍遥法外,因为处理案件的是检察官而非肃贪委员会(KPK)。虽然使用的法律条款相同.KPK更加明确树立司法公正,而国家贪污法庭也从来不曾让嫌疑犯变成漏网的鱼。
我国司法出现什么问题?为何同案件,会有两司法机构不同的司法准则。肃贪委员会(KPK)对贪污腐败打击雷厉风行,而其他司法部门却显得软弱无力!
是否因此使肃贪委员会(KPK)比其他司法单位如警方,检察院,法院更取得民心,民望?虽然委员会有时也令人皱眉头,因为只敢拍苍蝇,不敢打老虎,譬如玛朗地方议员受贿赂款1200万盾至5000万盾的贪污受贿疑案。
当然玛朗事件很丢人,因为是集体贪污嫌案!其实财政稽查署(BPK)须加强监督审稽才是。看来我国法律明确,司法公平公正透明化有待进一步加强的必要性。树立良好的法律,提供明确的法律,司法公平公正透明化是国民的希望,企业界,投资者更加需要明确的法律,以保护国民,企业界,投资者的法律权益,明确的法律是我国未来最大的前途和希望。
如果肃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处理贪污案件,将不会有效率或引致互相重叠的结果,特别是如果肃贪会采用一网打尽的方式,不按照已有的法律或条例,如肃贪会处理中央银行援助金(BLBI)案时将印尼银行整顿构(IBRA)主任Sjafruddin甲Temenggubg定为嫌犯。肃贪会于2017年要求财政稽查署(BPK)重新审核该案件,只是为了加强肃贪会的控诉,其实之前已经有了审核结果。
其实,该审核属于违反程序与原则的行动,因为只采用肃贪会提供的资料,其实财政稽查署已经于2002年及2006年年对该案件有了审核结果。但奇怪的是肃贪会还是要采用2017年的审核结果。
我们认为本国的司法程序离公正与公平倘很远,无论其背景为何,且带有选择性或随处理机构之意思处理,或受到领导层或掌权者的影响。
如释放4名地方议会领导人的事件,再次展示我国的司法机构,包括法官倘未能公正与公平的处理案件。司法机构可以找出许多理由来包装该案件,其实已伤了寻找公平与公正法律程序者的心。
一位好的法官,除了要能够公正也必须要能树立法律,不单为了大众利益,也为了企业界与投资者的利益。保证法律的公平与公正,我国的司法才能够与其他国家竞争,但看来我国的司法机构倘未能与其他国家的司法机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