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为2016到2045年期间的粮食自给自足设计了路线图。该路线图成为我国提高粮食产量的参考,以逐步减少进口。根据路线图我国的目标是在2016年做到大米、红葱和辣椒的自给自足。 
我国设定的2017年自给自足目标是玉米、2019年是大豆和食糖、2025年是工业糖、2026年是牛肉、2033年是大蒜,我国有信心在2045年成为世界的粮仓。 
农业部长安迪(Andi Amran Sulaiman)在最新的声明中,乐观地认为2024年我国一定能够成为世界粮仓。政府采取的主要步骤有二,即停止进口可以在国内生产的产品,并收紧我国未能满足的必需品的进口。 
政府限制食品的进口原是一个很好的举措。但问题是国内的生产是否准备好了?事实上,许多战略性食品的消费量远远超过产量,其中就包括肉类、糖、大豆、玉米、小麦、大蒜等等。 
从生产力的角度来看,农业部提供的数据非常令人鼓舞。例如,从2013年到2017年,稻米产量增长了14.44%。同期内玉米和红葱产量分别飙升56.24%和45.54%,辣椒产量也增加了36.42%,肉牛/奶牛产量增长30.54%。农业部声称,2017年农业生产的价值从2013年的350兆盾增至1344兆盾,增长了284%。 
此外,在同一时期,农产品出口值增长了24%。农业部门的投资价值增长了14.2%。种植园产品出口也增长良好,如棕榈油上涨17%,咖啡上涨13%,橡胶上涨16%,椰子上涨20%。与此同时,普通大米、动物饲料玉米和红葱的进口量分别下降了100%。 
虽然一些商品的生产趋势继续增加,但实际上食品价格仍不断攀升。食品也是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但是政府仍然无法控制波动性类别的食品价格,因此它仍然成为通货膨胀的触发因素。然而必须承认,最近食品价格的通胀趋于下降。 
谈到波动性食品,由于需求和供应的不平衡,往往会出现稀缺现象。这是价格被操纵的原因,并成为食品犯罪集团囤积居奇的机会。政府无力克服食品价格的飙升,所采取的解决方案总是进口。因此食品进口也给予投机者操纵垄断的机会。 
政府在粮食生产数据的占有方面也很弱。其结果,制定的政策往往没有很好的针对性,包括在进口方面,反而是食品犯罪集团更能够掌握食品的生产和消费状况。 
到目前为止,政府仍然难以根除食品犯罪集团。他们是一群拥有非常雄厚资本的卡特尔。作为食品价格的缓冲体或稳定剂的粮食局,也经常无法与他们抗衡。 
与此同时,商业竞争监督委员会(KPPU)在1999年关于禁止垄断行为和恶性商业竞争的第5号法律的支持下,理应能够铲除食品犯罪集团和卡特尔。但在实践中,很多涉嫌卡特尔的案件很难加以证明。甚至因为没有有关上述食品卡特尔足够的数据和证据,KPPU在法庭上败诉的情况也很常见。 
这就是为什么提高粮食生产量和良好的贸易政策,可以减少粮食卡特尔垄断行径的原因。为了促进粮食生产,它需要符合目标的政策和激励措施。对农民的补贴政策必须认真监控,避免受到舞弊,在农民一级的价格必须严格控制,以免下跌。 
此外,必须优先改善灌溉基础设施,并且还要加快土地改革进程,实现永久农地计划,防止农地流转。政府还需要为成功实现粮食自给自足的地区提供激励。 
通过全面和一致的政策,我们相信政府成为世界粮仓的雄心,以及粮食的安全和独立都可以更快地实现。如果再加上行之有效的贸易政策,不仅可以保持食品价格的稳定,也可以让食品犯罪集团无法再胡作非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