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tan雅加达讯】国粮署(Bulog)持续设法,大量提高吸收农民糖产。至今,国粮署已吸收10万1000吨农民糖产,该数目低于印尼民间甘蔗农协会(APTRI)提出的56万吨糖产吸收指标。至今年8月,吸收10万1000吨农民糖产之后,国粮署的白糖储备量已达到22万吨。
吸收农民糖产是政府在糖价低落之后,责成国粮署吸收农民糖产的部分任务,由于今年生产的白糖过剩240万吨致使糖价降低。
国粮署有义务以每公斤9700盾的价格吸收农民糖产,该价格比贸易部指定每公斤9100吨农民基价(HPP)更高。
国粮署公众服务和运营经理特利.瓦尤迪.沙勒(Tri Wahyudi Saleh)称,将根据政府责成的任务符合印尼国家标准(SNI)持续吸收农民糖产。“至今,我们仍在持续采购农民糖产,因目前仍是白糖压榨季节。”
他声称,国粮署吸收农民糖产将持续至2019年4月,国粮署仍有足够的时间,达致预订的56万吨指标。如果印尼民间甘蔗农协会拥有过剩的白糖储备量超过所规定的,则国粮署将预先向政府报告该事宜。“我们只是运作机构,政府才能指定我们继续吸收或者是停止。”
APTRI总主席苏米特罗.沙玛迪昆(Soemitro Samadikoen)称,除了要求吸收56万吨农民糖产之外,协会也敦促政府安排精制糖进口(GKR)事宜,因他们发现供工业用的精制糖(gula rafinasi)渗透消费糖市场,该事宜已使农民蒙受损失。“我们希望贸易部能对精制糖进口许可证重新评估。”
他解释说,工业用精制糖渗透消费市场,因进口量太多,而进口白糖价格更低廉的缘故,造成国内白糖存货膨胀和滞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