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开斋节回乡的民众一定已经感受到比往年快捷许多与舒适许多,减少了往年在高速公路上塞车数个小时的状况。
佐科威总统上任后,大量的兴建高速公路,改善交通情况值得人民敬佩。在佐科威执政的3年半当中,兴建了536公里的高速公路,另外2019年将完成自孔雀港(Merak)至外南梦(Banyu Wangi)共1150公里的高速公路。
为了兴建高速公路、机场、码头、水库、发电站等基础设施需要大笔的经费,预计自2015-2019年共需要4769兆盾。其中41.3%由国家收支预算支付,22.2%由国营企业负责,另外36.5%由私营企业参与。兴建基础设施不是选择性工程,而是政府应负的责任。
大量兴建基础设施创造了大量的工作机会,也满足了在全国公平与均匀的建设。有许多基础工程需要建设,总共64项工程,包括高速公路、机场、码头、火车轨道、100万户贫民住宅、处理垃圾设备、炼油厂、水库等。政府应谨慎的处理建设基础设施工程,国会与民众也必项监督这些工程使顺利的进行。不让经费上有漏洞如廖内省的蒸气发电厂一样,发生贪污事件。
基础设施可分成三种,第一种;是不赚钱但非常需要的工程,如水库、灌溉、教育、桥梁等工程,虽然这些工程不会赚钱甚至会赔钱,但对农民及广大的民众有益,并有很大的附加价值,由政府出资兴建。
第二种;是政府必需兴建的国家重要工程,如机场、码头、公路等,可邀约国营企业、私企与政府合作兴建。第三种;商业性的工程可交给私企兴建,如工业区、油库等,拥有权在政府,投资者可经营一段时间后交回给政府。
融资计划
以上三种工程具有不同的特性,其融资方式也不同。第一种工程;由国家收支预算或地方政府预算支付,但政府的预算有限,计划发行债券或向外国贷款。如雅加达的捷运系统与各省的轻铁工程。
第二种工程;政府邀约国内企业包括国营企业或私企,或外资企业共同出资兴建。政府透过财政部长2012年223号法律保证私企不会亏钱,直到合约期满,政府可收才工程的经营权。
第三种工程;政府交由私企包括外资出资兴建,投资者必须计算清楚,亏盈自己负责。如雅加达至万隆的高铁,总共投资额为59亿美元,其中25%由国营企业合资负责,75%向中国建设银行贷款。政府的收支预算完全不参与在内。
参与的机构
其实私企参与基础建设已自2000年开始,如“奴山打拉基础设施有限公司”(Nusantara Infrastructure Tbk)到2006年已投资承建了诸多高速公路、码头、能源、电讯等基础工程。
2009年2月政府成立了PT Sarana Multi Infrastructur 公司,专门从事融资与投资、建设基础工程等,参与的工程如Tnajung Uncang, Gorontaro, Pekanbaru 的发电站,Cikopo-Pilimana, Palembanh – Indralaya高速公路,东加里曼丹省Plaran的货柜码头,及Karangasem的医院。
财政部长丝丽.慕利雅妮自2010年8月参股30%在“印尼基础设施融资公司”(Indonesia Infrastructure Finance/IIF)里。世界银行也透过“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IFC)与亚洲开发银行(ADB)支持IIF,IIF成为在印尼基础建设融资的催化剂,不但专注于融资,也提供咨询给印尼政府与私企。 IIF提供的融资包括电讯、机场、码头、发电站、高速公路、及油气工程。
数个共同基金(RDPT)有限的参与在投资基础设施的管理,如最近完成的西爪哇Kertajati机场。 RDPT也参与在国营企业与Waskita共同兴建的爪哇横贯高速公路。
另外PT PP Tbk也与Cipta Dana Assets Management及PT CIMB Niaga Tbk联合发放有价证券,支援兴建亚齐Meulaboh的蒸汽发电站。
另外突破的创意,如2009年成立“印尼基础设施保障”机构,该机构在初期支持兴建基础设施,提共融资与政治保障,在爪哇、加里曼丹、北苏拉威西、巴拉巴兴建工程及中爪哇巴丹(Batang)的蒸汽发电站、Umbalan 及楠榜的饮用水工程等。近期里PII将提供保障给非政府与私企合作的工程。
国民建设规划部了解政府收支预算的有限,2017年主动的成立融资机构支持非政府预算的工程(PINA)。 PINA提供融资给私企兴建政府策略性基础设施。 PINA资金来源自退休基金、人寿保险、国内外的主权财富基金,PINA已经提供了诸多私企承建的基础设施。
2018年3月Bahana Capital Investa及Danareksa Capital 这两家国营企业与另外27家财经方面的国营企业成立了“私人投资基金”(Private Invesment Fund),支持私企参与兴建基础设施,有效利用退休基金与保险基金在基础建设上。
建设基础设施协调机构
在印尼建设基础设施的效率不高,由于政府与私企之间缺乏统筹,使基础设施的建设经常受到阻碍。为了防止以上问题,2014年政府成立了“加速建设策略性基础设施委员会”(KPPIP),至今该委员会已统筹了约250项政府策略性工程。为了节省外汇与面对不断贬值的盾币,政府尽量采用国内配件,政府的措施已经正确,就看执行单位如何实行。文/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