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德鲁斯(Idrus Marham)辞去社会部长职务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佐科威总统立即任命其继任者,这表明社会部长在服务社区方面的作用是多么的重要,特别是在各种灾难不断袭击我国的时候。但古明旺(Agus Gumiwang)是不是合适的人选,还要交由时间来回答。 
在科菲法(Khofifah Indarparawangsa)因参加东爪哇省长竞选辞职后,取而代之的伊德鲁斯担任社会部长一职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涉及廖内第一蒸汽发电厂(Riau-1 PLTU)建设项目的腐败案件。同样受到该案件株连的国会议员Eni Maulani Siregar(EMS),如今已被关入肃贪委员会(KPK)的拘留所中。 
上周五,肃贪会副主席巴沙丽娅(Basaria Panjaitan)退休警察少将说:“在此案件中,伊德鲁斯的身份是共犯或从犯。主办者是成为国会第VII委员会主席的Eni Maulani Siregar,而伊德鲁斯是从旁协助者。” 
在诺凡多(Setya Novanto)成为从业党主席期间,伊德鲁斯担任过从业党秘书长。由于一系列腐败案件,从业党出现纠纷和领导危机,伊德鲁斯全力捍卫诺凡多。诺凡多由于电子身份证(e-KTP)腐败案件垮台后,不但没有拖累伊德鲁斯,反而使他的命运变得更好。他被佐科威总统任命为社会部长取代科菲法。但如今事实证明,伊德鲁斯步上诺凡多的后尘。 
古米旺是社会部长的正确人选吗?许多人质疑为什么总统直接选中古米旺,难道没有其他人物吗?其中一个考量是伊德鲁斯和古米旺都来自从业党,这对于维护联盟的稳定至关重要。然而从业党中难道就没有其他更合适的人选吗? 
古米旺是新秩序时代前强人Ginandjar Kartasasmita的儿子,这就像艾尔朗卡(Airlangga Hartarto)是与Ginandjar同时期,担任工业部长的已故Hartarto Sastrosoenarto工程师的儿子,这可能是其中一个考虑因素吧。
 在我国灾难连连的时候,我们当然希望古米旺能够不辱使命,担负起社会部长的各种任务。目前我国遭受的天灾不仅是龙目岛的地震,还有西加里曼丹的森林大火、各地区的干旱和其他社会问题。 
前社会部长科菲法说,社会部的任务是扶助约占总人口40%的最低层民众。这个数字非常庞大,约有1亿的人。根据政府的统计,这个数字远远超过大约2700万人的贫困人口数量。他们属于极易陷入贫困的阶层,因此需要持续得到帮扶。 
如果政府增加预算来帮助穷人,这是可以理解的。去年的预算超过17兆盾,今年几乎增长了三倍,达到41.3兆盾。此外,中央政府用于社会保护的支出从157.8兆盾增加到162.6兆盾。 
因此,希望家庭(Keluarga Harapan)计划的受益者继续增加。 目前估计有400万贫困家庭。另外增加的预算用于把幸福家庭大米(Rastra)项目转变为社会援助项目。额外的预算主要用于协助穷人,其中包括非现金粮食援助计划(BPNT)。多达87%的预算用于社会援助。其余的13%用于员工、货物和资本需求的支出。 
鉴于其主要使命,社会部长的理想人选应该是一个喜欢进入贫民窟和贫困地区寻访的人物,而不是一个总在桌子后面工作的官僚。我们希望社会部长能够找到思路和突破性步骤,让处于最低层次的40%人口不致于持续陷入无能为力之中,应引导他们提高自身的尊严和地位,不断改善生活水平
我们还需要提醒的是,在社会部环境中发生了许多腐败案件,这个部门的一些官员都受到牵连。无论是通过操纵受益者数据还是挪用理应被发放的资金,援助性质的预算通常都是很容易被舞弊和侵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