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今日,在雅加达和巨港举行的亚洲运动会;亚运会Asian Games进入第四天,我国还在争取亚运奖牌榜“五大之列”在国际体育赛场上,我国运动员竞争实力疲弱,实力不足,显示对运动员辅导培训仍然力不到位。
其实在多种体育,运动项目中,不缺乏优良的种子,但是缺乏扶植和培养,运动设施设备不受重视。这样在国际竞赛中常落人后,譬如说,在我国的高等学校少有设备完善的体育馆,难以培养培育体育运动员种子变成茁壮长大。作为2018年亚运主办国,我国理应设定争取最佳成绩的目标,不只是雄伟壮丽震撼人心的运动会开幕活动节目而已,但运动员的成绩表现,也要优异,可惜所追求的奖牌榜是低,即争取获得16金牌以能列入十大奖牌榜中。其实1962年在雅加达举行我国首次为亚运主办国,我国获得卓越的成绩仅次于日本位居奖牌榜第二那时有17项比赛项目,我国获得77奖牌,包括21金牌,26银牌和30铜牌。作为东道主亚运会主办国努力争取最佳的成绩,而且在几项运动项目中,表现非常出色。
这次亚运会比赛项目更多,共40项,32项列入奥林比克比赛项目中,其他非奥赛项目。到周二(2018年8月21日)晚,我国刚获得5枚金牌,2银牌和5铜牌。位居第四位,上有中国,日本和韩国。
金牌分列由Defia Rosmaniar、Lindswell Kwok及Tiara Andini Prastika、Khoiful Mukhib和Yuli Yulitra争取并为国争光,但和已获得30枚金牌的中国,12枚金牌的日本同比仍差得远。我们希望在今后许多比赛项目中,我国运动员能取得更好的成绩,为争取获得更多的奖牌为目标努力。
传统武术Pencak Silat,羽球射箭等是我国有把握的得奖牌的运功比赛项目。但是事与愿违,和他国运动员相比,我国运动员成绩表现却逊一寿譬如羽毛球,我国曾是体坛羽球明星,表现光芒十射,是金牌获奖的个中翘楚。虽然那时面对的是中国、韩国强劲的对手,但如今,羽球优势江河日下,风光,魅力不比从前,这和对运动员的裁培、辅导方式及设备支撑不足分不开,譬如国人为来自西努沙登加拉省的年轻运动员Ahmad Zohri所创的卓越的成绩震撼,这和国民运动员协会(PASI)发现其动员天份加以培训,结果有卓越的成绩表现分不开。我国还有许多象他这样的运动员种子加以发掘培养,让我国体育今后更加发扬光大,能和国际体坛运动员,一争上下。看了“针记香烟集团”(Djarum Group)如何诞生国际羽球冠军如林瑞金(Liem Swie King)王莲香(Susi Susanti)等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