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资源的经营管理是这个民族的老问题。其实政府已透过2001年第9号人协规定,改善天然资源的经营管理。
但因为政府缺乏改善天然资源经营管理的政治意愿,使天然资源的经营管理仍然在原地踏步,一直没有进展。
肃贪委员会的研究部门的报告称,2000年至2012年被砍伐的森林总共达840,000公顿。造成国家重大的损失,除了造成国家收入上的损失之外,也造成社会的贫穷及破坏了生态环境。直接受到最大影响的居住在森林里及住在森林附近的居民。根据统计有38,565个乡村在森林里。
2014年国家统计局的资料记录,有8,643,228家庭依赖森林生活,居住在森林里或森林附近。并强调贫穷人口多居住在森林附近与矿区附近。
天然资源的争议
开发天然资的争议一年比一年增加,2017年努山打拉传统社会联会(AMAN)称,2017年里有126个传统族群因为争夺天然资源而发生冲突,造成262名传统族人被关进监狱。土地改革联合会(KPA)称,2017年有659次传统族群的冲突,比前一年增加约50%。
2016年国家传统族人权利调查结果发现,居住在森林里或附近的民众,他们的人权已受到侵犯。人权委员会也发现私营企业非法占有森林。这表示经营管理森林问题已相当严重,政府必须尽快处理与整顿。
预估经济价植
有资料称,2015年出口棕榈果总共有9%的经济附加价值,但从经济附加价值中必须付出40-60%环保费用。政府从每公顷的森林土地可获得180万盾的税收,或每公尺只有185盾的税收。因为棕榈果的产量已供过于求,使棕榈果的出口在国际市场已保和。印尼目前还有370万顿棕榈原油存货。
这表示,出口棕榈果对我国的可持续经济没有很大的贡献,因为出口的同时,我国必须付上,因过度开发而破坏了环境的代价。
在最近的几十年里,政府不停的发出种植园特许权(Konsesi Perkebunan)与开矿特许权,理由是为了促进经济成长与繁荣社会。印尼环保论坛的资料显示,2017年12月发出的种植园特许证骤增,达389,500公顷,并有2509项有问题的准证,另有3078项已过期的准证未归还地方政府。
其实,大规模的开发种植园与大规模的开矿已证实不能解决贫穷与失业问题。虽然可以提供大规模的新就业机会,但仍有1500万乡村居民(13.2%)仍生活在贫穷线下。这表示,发出很多开发准证,不解决乡村的贫穷问题。反而引起了更大的贫富差距。
2018年Karsa与CRU研究机构指出,开发种植棕榈园已引起众多土地争议,扩大贫富差距。政府为了解决开发种植园与矿区的问题,第一、检讨一向以来的开发种植园与开矿的措施。第二、保护传统的种植园与传统的矿业活动,已证明他们有能力持续的发展。
第三、解决因开发天然资源而引起的争执,对人权问题的受害者,给予康复与恢复的机会。第四、重新分发土地给未有土地的农民。以此,可以提升乡村人民的福利,与繁荣整个社会的目的可以达到。(文/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