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組總統候選人都令人感到驚訝,在宣布副總統候選人的最後一刻,出線的副總統候選人的確令人感到十分驚訝,因為他們從未出現在副總統的民意調查中。
柏拉波沃組合更是令人驚訝,副總統候選人竟然是他同黨裡的副總主席,也是雅京副省長的桑迪阿卡(Sandiaga Uno)。而佐科威也令人跌破眼鏡,宣布副總統候選人不是預先透露的馬福德博士,而是伊聯(NU)裡的伊斯蘭教士聯合會(MUI)的總主席馬魯夫.阿敏(Ma’ruf Amin)。
<strong>馬福德突遭撤換</strong>
當天下午五時馬福德身穿白上衣與佐科威的支持者已準備好,等待佐科威的傳招出席宣布副總統大會。就在這時候佐科威向其聯盟政黨宣布他的副總統人選是馬福德博士,想不到聯盟中的數個政黨表示不同意馬福德出任佐科威的副座。
聯盟政黨有自己的算盤,他們認為馬福德若出任佐科威的副座,很可能是下一屆的總統就是馬福德,那麼聯盟政黨就沒有機會出任總統,包括鬥爭民主黨(PDIP)不願意養虎為患。另外,伊斯蘭教為基礎的兩個政黨,建設團結黨(PPP)與民族復興黨(PKB)也不能接受馬福德,他們認為馬福德不曾擔任伊聯理事,甚至於不曾擔任伊聯外圍組織的理事。佐科威為維持聯盟的團結,不得不改提名已75歲的伊聯總主席馬魯夫.阿敏。
佐科威無意從政黨中挑選副座,恐引起政黨之間的互相妒忌。佐科威原有意從三位M姓人中挑選一位,這三位即馬福德(Mahfud  MD)博士,穆爾多科(Moedoko)將軍,馬魯夫.阿敏(Ma’ruf Amin),經過嚴格的篩選與聯盟政黨磋商及各種現實的考量,最後選擇了馬魯夫.阿敏。
<strong>馬魯夫是萬丹省人</strong>
馬魯夫是萬丹省人,正好可以彌補佐科威與尤淑夫.卡拉於2014年選總統時敗選的省份。且印尼85%是伊斯蘭教徒,其中35%為伊聯成員,希望他們會支持佐科威與馬魯夫。有人認為佐科威選擇馬夫為副座是最安全的選擇。
佐科威選擇馬魯夫為副座,可以反駁競爭對手指佐科威不是謙誠的伊教徒,或壓迫穆斯林的謠言。佐科威設法拉近與穆斯林之間的距離,防止對手採用宗教議題來攻擊他。
馬魯夫是212事件(2016 年 12月 2日)的主要發起人,發動近百萬人示威要當時的雅京省長鐘萬學因褻瀆伊教可蘭經而下台。不可否認,在印尼宗教勢力已高過政治勢力,政客可以利用宗教來干預政治。如果馬魯夫倒向佐科威的對手,將對佐科威非常不利。佐科威選馬魯夫為副座,可謂非常實務。
<strong>柏拉波沃擺不平內部爭執</strong>
而柏拉波沃陣營裡的聯盟政黨公正福利黨(PKS)欲推出其顧問團主席Segaf Al’Jufrie,國民使命黨(PAN)要推出黨總主席Zulkifli Hasan與柏拉波沃配搭,加上民主黨(PD)也提出要聯盟的條件即讓蘇西洛的長子阿古斯出任柏拉波沃的副總統。公正福利黨與國民使命黨堅決反對阿古斯出任柏拉波沃的副座。
柏拉波沃無法擺平聯盟政黨的爭議,擬推出著名傳教士Abdul Somad或雅京省長阿尼斯(Anies)為副總統候選人,但遭到 Abdul Somad與阿尼斯的拒絕,Abdul Somad表示要專心傳教,阿尼斯說已宣誓做滿五年省長,不能反悔。
<strong>桑迪阿卡的出線</strong>
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之下,大印尼行動黨副總主席企業家出身的桑迪阿卡(Sandiaga Uno),願意當柏拉波沃的副總統候選人,最重要的是他願意自己準備競選經費。民主黨副秘書長Andi Arief透露,桑迪阿卡給了公正福利黨與國民使命黨各5000億盾的政治獻金,要他們讓出副總統候選人的職位。但遭到桑迪阿卡的否認,他反駁說那是準備競選用的經費。
桑迪的父親是蘇拉威西哥倫打羅人,母親是西爪哇人,正好與柏拉波沃起互補作用,可以吸取東印尼地區的選票。
桑迪已向雅京省長阿尼斯提辭呈且已獲准,他留下雅京省長的職位現成為公正福利黨與國民使命黨爭奪的對象。柏拉波沃要桑迪退出大印尼行黨,國民使命黨希望他加入該黨,並承諾全力支持他選副總統,件條是雅京副總統的職位讓給國民使命黨,政黨之間充滿了政治交易,看來雅京副省長職位將是政黨之間拉鋸戰的另一戰場。文/鄺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