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和总统选举的各个阶段已一个接一个按部就班地进行,我们希望所有的阶段都得以顺利通过,直到明年实施的总统选举。 
两对总统/副总统候选人已经揭晓。佐科威(Jokowi)总统与伊斯兰教学者人物马鲁夫(KH Ma'ruf Amin)配对,而帕拉波沃(Prabowo Subianto)则选择善蒂雅戈(Sandiaga S Uno)为搭档。我们已经通过了相当紧张的提名阶段,现在全国人民都知悉我国未来五年(2019到2024)的领导人姓名。 
我们不需要对上述两对候选人的能力持怀疑或武断态度。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缺点。他们的能力、工作效率和忠诚都是经过考验的,因此能够通过各层次的筛选,从而成为国家候选领导人。 
但是,接受选民授权在未来五年内领导这个国家和人民任务的任何人,都将面临越来越严峻的国家和民族问题,特别是在经济领域,为了国家的繁荣和人民的安乐,非战胜各种挑战不可。 
我们面临日益严峻的全球竞争,因为许多国家都在毫无顾忌地、不惜通过发动“战争”来保护其本国利益。这种趋势将继续增加,目前我们看到的是决定离开欧盟的英国,以及在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下的美国。 
经济和金融发展研究所(Indef)经济学家Bhima Yudhistira认为,未来几年的全球经济将继续受到动荡不安局面的影响。他在上周表示:“最艰难的是相互关联的四种挑战,即盾币贬值进而影响进口商品的成本,生活必需品价格开始上涨,最终导致人民购买力下降。” 
央行(BI)也认为全球经济发展仍然对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经济产生不确定性。央行总裁资深助理Mirza Adityaswara表示,上述不确定性将使流动性紧缩。他说:“未来的挑战必不会轻松,不确定性预计将在全球范围内持续下去。” 
印度尼西亚经济改革中心(CORE)研究主任Mohammad Faisal也提醒同样的事情。但他也关注总统/副总统候选人将来必须留意的国内问题,那就是我们该如何推动经济增长,而经济均等计划还必须推行下去。 
宝石(Permata)银行经济学家Josua Pardede也关注国家经济对基本商品的依赖问题。Josua说:“诸如去工业化、提高出口竞争力和改善人力资源素质等结构性问题都亟待解决,此外还要继续实施结构性改革和经济政策的放松管制,以鼓励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从观察员的评论中我们了解到,将来领导我们国家和人民的不管是谁,都将面临严峻的经济挑战。各种数据表明,国家经济问题不小,趋势也不太好。 
例如工业部的数据显示,加工业对国民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继续下降,此外加工业目前仍由跨国公司主导。截至2016年底,加工业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率为0.92%,低于0.94%的2015年和1.01%的2014年。 
我们期望两对总统/副总统候选人准备好应对未来各种经济问题的最佳方案。总统选举是选举最好国家领导人的一个政治进程,以促进人民的福利,并使这个国家在国际关系中达到一个令人尊敬的水平。 
因面临巨大的挑战,实不需要持兴奋或过度的态度,包括美化或贬低某些候选人。我们在民主方面已非常成熟,而政治的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无论谁获胜都是一样。我们作为一个民族,必须肩负起维护民族团结的责任,因为未来的沉重负担需要我们共同面对和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