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农民指数(NTP)的持续下降令人非常担忧。这不仅会对农民的福利产生负面影响,而且从长远来看会削弱农业部门对经济的贡献 。
中央统计局(BPS)本周公布了有关农民指数下降的调查结果。中央统计局负责人Kecuk Suhariyanto说,今年7月份的农民指数下降0.37%至101.66。在6月份,农民指数上涨0.05%。 
农民指数是了解农村地区农民能力水平或购买力的一个指标。 农民指数还显示了农产品对农民需要的消费品和服务,以及生产成本的贸易条件。农民指数越高,农民购买力就越强。 
在中央统计局调查结果中,农民指数的下降是由于农民收到的价格指数0.28%的增长率,小于增长0.66%的农民支付的价格指数。 
印尼农民和谐协会(HKTI)多次对这一问题提出批评。这一问题被认为是政府对农民缺乏支持,使农民被边缘化的结果。不久前该协会一位负责人说:“比如当农民收获时,进口的水龙头却被打开。农民指数对于我来说是我们的农民是否富裕的标准。因此,要尊重农民,应该让他们的收获价格增值。农产品的销售价格一定要涨升,不可让国家政策反而打击了农民。” 
印度尼西亚大学(UI)经济学家Faisal Basri早些时候说,政府改善下层民众福利的努力已经失败。因为金融服务业等一些部门的发展,感受到福利增加的只是中产阶级。但40%的下层民众命运却得不到改善。 
Faisal Basri在雅加达的一次讨论中说:“政府未能改善最贫穷的40%民众的命运,而这些人主要是农民。” 
农业部门的问题似乎越来越复杂。不久前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的研究结果表明:在农业国家中我们的水稻生产成本是最昂贵的。他说:“我国每公斤大米的生产成本为4079盾,而越南仅需1700盾。经过确认,劳动力成本非常高,因为在农业领域很难找到劳动力。” 
根据国际水稻研究所的研究,泰国的水稻生产成本为每公斤2291盾,印度为每公斤2306盾,菲律宾为每公斤3224盾,中国为每公斤3661盾。昂贵生产成本的一个因素是自由劳工费用,在我国每公斤大米的劳工费为1115盾,而越南仅为120盾。此外,地租成本也影响生产价格。在我国的地租是每公斤大米1719盾,而在越南只是387盾。 
农业部门曾经是国家发展的骄傲和支柱,因为大多数人口在农业地区务农为生。然而,这一部门的贡献一直在减少,因为农业用地越来越让步于其他各种利益,而仍然务农的劳动力也在不断流失。 
土地租赁价格越来越昂贵,因为与其他更具竞争力的行业(如房地产和工业)竞争,因此农民越来越难以租用土地。农业部门越来越不足以支持农民体面的生计,前景黯淡,因此更多的农民不再专注于耕作,被迫依靠副业来补贴生活费。 
我们需要更明确的农业政治,政府须控制农业用地的转换,使农民不失去作为生活依靠的土地。政府应通过指导、适当的技术、农业机械化、补贴等方式帮助农民降低生产成本,并设法维持和发展农业部门,使其更具竞争力并能够与其他发展部门竞争。
注:农民指数(NTP)是农民收到的价格指数与农民支付的价格指数之间的比率,用百分比表示。 农民指数是决定农民福利水平的一个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