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与议会选举将于明年4月19日同步进行,候选议员向普委会登记的截止日期刚结束,候选总统向普选委员会登记的日期将于8月4日至10日进行。

以去年雅加达省长选举为鉴,总统选举应避免将宗教成为政治工具(Agama jangan jadi Kendaraan Politik)。宗教信徒可以参与选举,也可以成为候选人,但宗教不应该被利用成为政治工具。

宗教应该是人类道德的标准,也应该成为政治人物的道德标准,而不是成为政治工具。将宗教被利用为政治工具的时候,民主选举就失去了民主选举的意义。

一些想利用宗教为政治工具的反对阵营,迫政府定出何谓:“宗教为政治工具”的意义,甚至于要政府定出“宗教为政治工具”的法律,好让他们可以游走在法律的边沿。

“利用宗教为政治工具”的意义;即利用宗教来达到政治目的,即使以不道德或违背良心的行动最重要的是普选委员会有权宣判“利用宗教为政治工具”的选举无效如果政府做到这一点,也许就可以避免选举中出现“利用宗教为政治工具”的情况。

政府的宗教部门应该向各宗教组织宣传相关法律,并规劝宗教领袖勿在宗教场所宣传政治。宗教领袖应该以身作则不充当政治宣传的工具。

倘若政府不敢制定,限制利用宗教为政治工具的法律,不是不可能明年的总统选举会出现“利用宗教为政治工具”的现象。一些宗教组织的领导已跃跃欲试,计划在明年的总统选举时发动百万信徒出来示威,他们想再次发动如去年对付钟万学的方法,来对付竞选连任的佐科威。

政府应该发动各宗教组织,各学校,媒体,让人民知道什么是宗教,什么是政治,不要把宗教与政治混合在一起。让选民知道并了解“利用宗教为政治工具”是不道德的行为,是违反民主制度的行为。

我国的建国基础是“建国五原则”(Panca Sila),建国五原则保障每位公民信仰宗教的自由。信徒多的宗教应保护信徒少的宗教,而不是欺压信徒少的宗教,各宗教信徒之间应和平共处。

选举议员或总统,不是选其信仰的宗教,而选其治理国家与人民理念的能力,候选人提出的政见,候选人的所作所为,候选人以往的政绩,所做过的事,对社会对对国家的贡献,及其道德标准如何。而不看其出身背景是何种族,信仰何种宗教,甚至于学历都不是很重要。
2018年刚过去的地方首长选举,顺利的进行,人民担心可能会如雅京省长选举时的宗教种族集团(SARA)的冲突事件并没有发生。可见选民辨别是非的能力已提高,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选民已不看支持候选人背后的政党,只看其政绩,经验与个人的操守与品德。对于曾涉嫌贪污或搞群关系的候选人都没有当选。民众渴望2019年的总统与议会选举,也能够顺利的进行,并选出优秀的人民代表与真正爱国爱民的总统。(文/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