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取消供应国内市场煤炭义务(DMO)的计划立即引发争议。该计划被视为政府面对盾币汇率下降的恐慌表现,一旦实施,虽使煤炭商受益,但沉重打击国营电力公司(PLN)。

眼下煤炭商仍有义务以每公吨70美元的价格向国营电力公司发电厂供应25%的煤炭产品。超过一半的国营电力公司发电厂目前仍使用煤燃料。

由于经常账赤字持续膨胀,政府计划出口所有煤炭产品以增加外汇。央行(BI)上周宣布,经常账赤字将达到250亿美元或更多。
政府打算在7月31日星期二决定是否落实该新政策。海事与资源部长鲁胡特(Luhut Panjaitan)上星期五在总统府表示:“星期二将决定煤炭政策的实施,我们主要是想完全取消供应国内市场义务(DMO)。”

政府认为上述取消煤炭DMO计划是一种应对盾币汇率下降的“强身剂”。在鲁胡特看来,外汇收入(DHE)越多,外汇储备就越上升,盾币汇率的稳定性也就更有保障。

但是,来自Gadjah Mada大学(UGM)的能源经济观察家Fahmy Radhi批评了这一计划。他说,政府的理由十分荒谬,因为DMO实施至今,仍有全国煤炭总产量的75%可以按照市场价格出口。

上述石油和天然气治理改革小组的前成员在上周六的正式声明中表示:“就算25%的DMO产量转为出口,外汇的增加也是微不足道,甚至根本没有额外的外汇来减少国际收支逆差。”

今年的煤炭总产量估计为4.25亿公吨,2018年7月的煤炭市场价格为每公吨104.65美元。如果以市场价格出售25%或1.06亿公吨给国营电力公司,那么煤炭生产商的额外收入增至111.2亿美元,比往日售卖给国营电力公司的数额增加约36.8亿美元。该数额与今年预测的赤字相比,差距并不显著。

印度尼西亚消费者基金会(YLKI)主席Tulus Abadi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Tulus担心DMO的取消会对国营电力公司产生负面影响。他说:“不要搞到这个新方案加重国营电力公司的财务负担,继而影响国营电力公司对电力消费者的服务和可靠性。”

Tulus还认为该计划是一种退步,因为这期间的DMO煤炭价格由政府设定。如果上述计划落实,政府被认为更照顾煤炭商人的利益,而不是更广泛的电力消费者利益。他说:“上述计划最终将沦为提高消费者电费的系统性方案。”

Tulus还批评政府要求煤炭行业支付一定数额捐税的计划,正如对棕榈油行业要求的那样。他认为,上述方案一点都不漂亮,甚至有损国营电力公司作为国内资产最大的国营企业尊严。

Tulus表示:“如果让有《现金奶牛》称号的国营电力公司沦落到必须依赖煤炭行业的捐税和基金贡献来生存,怎么不损害国营电力公司的尊严和地位呢?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方案?国家利益不能因市场利益的贪婪性而减少和让步。为了我国电力消费者更大和更广泛的利益,我们敦促政府取消该计划。”

我们认为该计划需要经过严格周密的研究和审查。 政府有义务保持国营电力公司作为国内电力需求供应商的稳定性,因为其服务对民众产生非常广泛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