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BI)如实道出的今年经常账赤字激增问题,着实令人担忧。它可能造成各种风险,特别是因为与其处理经济事务,所有政府高官和政治精英更热衷于选举/总统选举的筹备工作。 
央行总裁贝利(Perry Warjiyo)在雅加达的一个专题讨论会上表示,今年经常账赤字预计将达到250亿美元,比去年的173亿美元增长44.51%。本月25日星期三,贝利在地方通胀控制小组专题讨论会上称:“坦率地说,经常账赤字已进一步扩大和严重恶化。” 
他说,不断扩大的经常账赤字,与进口增长速度快于出口的状况分不开。其实政府早前已表示将减少原材料和基本设备的进口。贝利说:“出口的增长率虽已相当不错,无奈进口增幅却比它更大。” 
中央统计局(BPS)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6月期间,我国的贸易逆差为10.2亿美元,累计出口额为880.2亿美元,而今年上半年的进口额为890.4亿美元。 
央行总裁资深助理Mirza Adityaswara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他在国会大厦建筑区说:“今年的赤字可能是250亿美元,因此需要有流入的资金。资金可以通过外国投资、投资组合和外债流入我国。” 
Mirza指出,经常账赤字仍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3%。为了让它继续保持在目标之下,央行采取吸引外资的措施,其中一项政策是自本周一起重新启动央行有价证券(SBI)。 
央行有价证券不同于之前央行的有效工具,即只能由国内投资者购买的央行存款证(SDBI)。央行有价证券有9个月期和12个月期两种。 
经常账余额是最广泛的衡量标准,涵盖商品和服务的交易、以及生产要素(来自资产和劳动力)和汇款的收入。膨胀的赤字对吸引外资来说无疑是一大挑战,谨防外汇储备会像前几个月那样继续受到侵蚀。 
在这种情况下,随着外汇需求的增加,盾币承受的压力也更大。 高额进口的外汇需求和巨大的资本外流量造成压力,导致盾币汇率持续下降。美元兑盾币汇率在今年年初仍处于1万3400盾,可现在是1美元兑1万4500盾。 
政府要做的事情包括:一,需要考虑一个更加明确的政策,责成出口商在一定时期内把出口收入登记和存放在国内。 这是为了加强汇率面对冲击的抵抗力。目前,编号13/20 / PBI / 2011年央行条例虽成功扩大了外汇储备,但仍以自由外汇制度为基础,给予持有者随时使用的自由; 
二,政府必须减缓外债的增长,并将它优先用于生产性活动,而不是消费性活动;三,除了旅游业和提供熟练劳动力等争取外汇的部门外,政府还应加大出口措施的力度。 
令人不安的是眼下政府对防止经济状况恶化的关注程度越来越低。 我们非常担心政府高官的注意力更多集中在明年选举的筹备工作方面,以致不太关注可以改善局面的步骤和战略政策。 
果真如此,将来出现的经常账赤字可能会高得出乎央行的预料。
如果其影响直接反映在盾币汇率持续贬值的话,必将导致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