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政府对燃油的津贴暴涨,原来政府欲逐渐减少燃油冲津贴的希望已成为泡影。财政部长丝丽.穆利亚妮于7月17日与国会的预算委员会会议上说;目前对燃油的津贴已达163.5兆盾,比2018年国家收支预算里原定津贴94.5兆盾多出73%。
国际油价的暴涨是主要原因,目前国际布伦特油(Brent)的价格是每桶72美元,而国家收支预算以每桶48美元计算。其实,年中时政府有一次机会,可以根据实际的情况调整预算的津贴,但当时政府认为国际油价尚未稳定,还不需要调整对燃油的津贴,造成现在政府必须面对更大的难题。
三年前佐科威政府表示,减少对燃油的津贴,将津贴用在基础建设上,追赶我国基础建设落后于邻国的情况。但到了2018年,进入大选年,政府为了要选票,不愿加重人民的负担,不惜再津贴燃油。原在市面上已减少流通量的普通汽油,佐科威总统宣布,恢复全国供应普通汽油。这对人民当然有利,但却苦了财政部与国油公司。
政府与国会已决定2019年对柴油的津贴从每公升500盾调高至2000盾。政府也决定2019年不会调涨柴价格,与普通汽油价格,以及电力基价。理由是为了维持民众的购买力。
有人认为,2019年将要举行总统选举,故政府不愿调涨燃油格,是为了不愿意得罪选民,以免影响选票。根据以往的经验,太大的津贴将加重政府的负担,甚至于加重政府的外债,或减少其他项目的开支,这将成为一个定时炸弹,总有一天会爆炸。
23/7/2018印尼时报(Tempo) 的头条新闻的大标题为:“国油公司面临倒闭”(Pertamina Terancam Bangkrut),小标题为:“政府将援助国油公司不让其倒闭”。国会能源委员会副主席伊诺斯表示,政府决定不调高柴油与普通汽油价格,将加重国油公司的财务情况。
这个时候政府也正在兴建数个炼油厂,如巴里巴板的炼油厂耗资75兆盾(53亿美元)。另外,在巴隆岸(Balongan)、芝拉查(Cilacap)、杜迈(Dumai)、柏拉汝(Plaju)也正在兴炼油厂,总共将耗资246.22兆盾。
有消息透露,目前国油公司的财务很困难,因为政府不准调涨柴油价格与普通汽油价格,而这两项是不属于政府津贴的燃油。换言之,国际油价若上涨,国油公司可以调涨价格,但现在国际油价涨了,但政府不准国油调涨价格,而政府又不油津贴,等于要国油公司自己担津贴的经费。国油公司为了津贴普通汽油已经亏了25兆盾。
未包括对柴油的津贴,国际柴油价格的成本是每公升10200盾,而国油只能卖每公升5100盾。虽然政府有津贴柴油,但现在柴油的消费增加了,而政府只津贴5,50万千公升,其他的由国油公司自己承担。为了解决国油公司财务上的困难,国营企业部长丽妮.苏玛尔诺允许国油公司释出部分其下游企业或上游企业的股权。
经济统筹部长达尔敏说,政府不会让国油公司倒闭,政府将从国际油价上涨,贩卖国产燃油上获利,国家收支算多出58兆盾来津贴柴油。
国油公司除了必须支付兴建炼油厂的经费,及承担津贴柴油与普通汽油之外,还要付担三年后到期的债务。
2018年1月与2月,国油为了津贴550万升公升柴油配额,已亏了3.9兆盾。
至2018年底估计津贴普通汽油的差价会达到25兆盾。
国油公司为了执行偏远地区油价格二律化,负担津贴1兆盾。
国油公司须付还到期债务:2012年付10亿美元;2012年付1.2亿美元,2023年付1.6亿美元的债务。政府只赞助国油公司付债12兆盾。
矿物与能源部长佐南说,为了协助国油公司,将给予国油公司开发10新油田,而之前己将马哈干油田拨给了国油公司。
国油公司历年净赚:(亿美元)
2014年14.4亿美元,
2015年14.2亿美元,
2016年31.4亿美元,
2017年24/4亿美元,
销售燃油:(百万公升)
2014年65.17百万公升
2015年61.53百万公升
2016年64.61百万公升
2017年66.81百万公升
国油公司的投资:(兆盾)
2017年64兆盾
2018年78兆盾
2019年137兆盾
2020年151兆盾
2021年131兆盾 (文/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