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委员会(KPU)目前仍在筛查政党提名的将参与明年选举的数千名立法议员候选人。需要研究的方面不少,我们有必要支持选举委员会坚决删除那些因犯贪污罪行而被判过刑的立法议员候选人名字。 
尽管选举委员会已禁止政党不提名曾涉及腐败的候选人,但仍然还有拒不顺从的政党。他们照旧提名前腐败囚犯作为立法议员候选人。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种行为都破坏了既定的规则,并违背民众希望拥有廉洁负责领导人的意愿。 
直到日前,选举委员会已经删掉五名政党提交的、作为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立法议员候选人的前腐败囚犯名字。在地区也发现同样是前腐败囚犯的一些地方议员候选人名字。选举委员会主席Arief Budiman上周六在雅加达表示:“根据政党提交的文件,选举委员会找到五名前腐败囚犯的立法议员候选人名字。” 
那些前腐败囚犯和为他们提名的政党都是哪一些,Arief尚未披露。他仅说明上述五位候选人的身份是从附上的法院裁决副本中了解到的。选举委员会表明这些候选人没有资格,将把他们的所有档案归还给为他们注册的政党。 
选举委员会仍然宽限有关政党在7月底之前更换上述候选人。 此前选举委员会已颁布关于禁止前囚犯参选的2018年第20号选举委员会条例(PKPU),旨在使立法议员候选人具有良好的公信力。 
我们支持选举委员会的步骤,因为前腐败囚犯的候选人参选资格将败坏我们的道德观念。民众需要优秀和道德高尚、有望能真正为人民的理想奋斗的的领袖候选人。前最高法院大法官Artidjo Alkostar前些时候在雅加达的一次讨论中表示:“我认为腐败囚犯的参选是一件堪忧的事。” 
印度尼西亚是一个拥有丰富人力资源的大国。Artidjo相信高素质和有资格成为2019年立法候选人的还大有人在。因此他认为不需要前腐败者再参加2019年的立法选举,唯如此我国的未来才会更好。 
这个问题一度引发争论。有些人说,前腐败者已经服刑并履行其所有职责,作为公民依然拥有政治权利,除非法院撤销了他们的政治权利。但也有许多人认为即使他们履行了其法律义务,这些前囚犯在法律上也已是有缺陷的人。 
我们支持选举委员会禁止前腐败囚犯成为立法议员候选人的举措,因为人民确实渴望廉洁公正的领导人。 腐败是一种具有巨大破坏力的罪行,许多国会议员和政客都涉及各种腐败案件。这种犯罪通过蚕食国家资金侵犯人民的权利,缩减人民的福利预算。 
我们希望选举委员会始终如一地工作,进行认真和深入的研究,揪出政党提出的那些有问题的立法议员候选人,以及各地区的地方议会议员候选人。 
选举委员会的确需要在非常有限的时间内努力工作。但这是一项崇高的任务,因为这种筛选有助于国会和地方议会选出相对廉洁和正直的候选人。因此,预计明年选出的国会和地方议会议员更能体恤民情,不再把个人和集团利益置于人民利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