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7日刚结束的地方首长同步选举,更新了地方首长阵容,也间接的将影响2019年的总统选情,在这次地方首长选举中,政党的影响力已起不了很大的作用,而是候选人个人的魅力、声望、专业、经验、政绩起了更大的作用,且有年轻化的趋势。
如:西爪哇的省长当选人美国柏克莱大学毕业的专业工程师利德宛(Ridwan Kamil 46岁)原万隆市长,任万隆市长时有好的表现,他的政绩大家有目共睹,并深获好评。
 南苏拉威西省的省长当选人Prof Dr H,M. Nurdin Abdullah, M.Agr (55岁) 原是Bantaeng县的县长,曾获佐科威总统颁发“改革之士”奖状。
东爪哇省长当选人是前社会部长科菲法(Khofifah Indar Parawansa 53岁),瓦希德任总统时代曾任妇女事务部长,有好的政绩是印尼的女中豪杰。
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会选出好的候选人。而一些竞选连任的地方首长,与靠群带关系出来竞选的地方首长大都落选。如:有10位竞选连任的省长,其中8位落选,只有2位成功连任,他们是中爪哇省长甘加尔(Ganjar Pranowo), 与巴布亚的代理省长Lukas Enembe。
另外与群带关系政治王朝有关的候选人都落选,如:已两任的南苏门达□省长Alex Nurdin的儿子Didi Reza竞选苏南省长落选。已两任的西加里曼丹省长Drs Corniles的女儿Karolin Margret Natasa竞选西省长落选。已两任的南苏拉威西省长Syahrul Yasin Limpo的弟弟Ichsan Yasin Limpo竞选南苏省长也落选。
除了个人的声望与个人的魅力及政绩之外,候选人的从政经验也很重要,这次的地方首长选举,在17位当选的省长中,其中有8位曾经任县长或市长。
2018年当选的地方首长,其任期从2019年至2024年,他们的当选将影响整个印尼的政绩。他们若做得好,将有机会竞选2024年的总统大位,无论他们是来自何政党,最重要的是他们有好的政绩。
选民不再看推荐候选人后面的政党,而只看候选人个人的才干、能力等。这样趋势,将促使政党的党干必须求上进,学习新知识,如学习操作电脑,熟悉新媒体等。因为以后选举的选情,将很大的受到新媒体的影响。如手机上的各种功能,对候选人的宣传政见有很大的帮助,候选人可以利手机里各种功能宣传自己的愿景与使命等,这样可省钱又方便。
SMRC民调机构指出,从2004年开始选民已越来越理知,传达资讯的方式也越来越先进。国际策略与研究中心(CSIS)民调机构表示,2015-2017年使用社交媒体与网络的民众有显著的增加,2017年8月的调查结果显示,30.9%的选民或5000万选民已使用脸书(Face book)。
未来的政党需要转型,需要吸收更多专业人士入党,并且让专业人士来领导。倘若仍然由老一辈的人士领导,该政党已落伍并将会遭到时代所淘汰。
一般来说,专业人士能够更快的吸收新知识与适应环境,能够在新媒体与选民做双向的沟通,了解选民的需要,这是了解民情最简单与方便的方法。
政治革新的动力来自地方,而不再是来自中央。现任总统佐科威即是来自地方,而且是年轻的企业家,非来自政党,更非来自政治世家,但他却有很好的政绩,令人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