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贪委员会(KPK)在调查蒸汽发电站工程贪污受贿嫌疑案中还不能喘一口气,不能只停留在国会能源委员会副主席艾妮(Eni Maulani Saragih)和Black Gold Natural Resources Limited能源企业老板约翰尼斯(Johannes Budi Sutrisno Kotjo)身上;逮捕两人可作为进一步搜寻新嫌疑人的门槛,想其为国营企业和国会委员会重要人物的背景。
出身为从业当(Golkar)派系议员的艾妮(Eni Saragih)于上周五以5亿盾现金证物被逮捕。预测为约翰尼斯(Johannes)授予艾妮工程额12.87兆盾的2.5%为佣金。据说艾妮从2x300MW发电站工程额中将获得为数48亿盾的佣金。
而国营电力公司(PLN)总经理梭菲岸巴西尔(Sofyan Basir)列入案件见证人名单,续上周五 住宅被搜查似梭菲安藏匿证物。传言艾妮和约翰尼斯被捕之前数日梭菲安和他们晤面。如有鉴鉴证据,KPK调查员能深入调查两者和国营电力公司(PLN)要员的关系。
艾妮坦承向约翰讨钱为自己和同伙使用。KPK调查员可追踪款项的流向。说不定也流向艾妮夫婿Muhammad Alkhadrie为竞选中爪淡马光(Temanggung)县长并竞选得胜的政治宣传费用目前其夫婿也被扣押。推派其为县长竞选候选人的是从业当(Golkar)。
PLN不进行工程投标,直接定BlackGold Natural能源企业为发电站工程承包商,使其他投资商失去公开、公平、健全、透明化竞争的机会。埋下贪污舞弊的隐患。
其实,直接指定方式常出现问题,2006年PLN总经理艾帝维迪约诺(Eddi Widiono)曾因在南苏门答腊巴弄(Barong)的煤气发电站案件被警方扣押。同年在中爪芝拉扎(Cilacap)蒸汽发电站由中国能源企业:Chengda Enginering Corporation新建,来来回回损坏数次。
而Black Gold Natural能源公司(在廖省蒸汽发电站PLTU Riau)的合伙人;中国能源公司China Muadian  Enginering Co,目前在面对其他问题:在巴厘,受社会民众和团体环保指控。而在南苏省第8蒸汽发电站从2015年11月停顿。
政府应分外重视以上直接指定工程商的弊端,进行公开、透明化工程投标的招标方式,以免产生的是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浪费民脂民膏,尤其直接指定方式在3万5千MW,价值1.100兆盾工程纲领中,要严格稽查招标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