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MI/Tiyok】企業家已不是時候只成為經濟動物,企業家應該互相關心。企業家所發展的業務不再由自己享受,但必須具有社會價值,持續的投資將成為未來發展的商業模式。
這就是所謂的“混合融資”(Blended Finance)全世界的投資者參與在投資對大眾有益的建設工程裡。他們支持聯合國定下的2030年持續建設目標的計劃。
可持續投資伙伴關係世界經濟論壇主席菲立.莫斯(Phillip Moss),述說其在南非建設基礎設施的經驗,南非政府沒有足夠的經費建設大眾設施,想要貸款但利息很高。
莫斯協助尋找投資者出資,只修改了一點建設計劃與經費,最後工程可以興建,南非政府負擔的利息相當合理只有9%。
英國系統的創始人耶利米(Jeremy Oppenheim)周四(5/7)在雅加達主持混合融資及革新工作坊時說,有眾多投資者關心印尼及有意參與出資建設在印尼的持續發展工程,倘若印尼提出一些與社會及環保有關的基礎建設工程,他們將來印尼及參與投資。
對於眾投資者,參與出資建設可持續工程是不會泡湯的。他們所投入的資金仍然可以回收,雖然不會如投資其他行業回收的多。政府的保証工程將繼續不會中途停止,及對社會大眾有益,保証他們所投下的資金不會泡湯。
最近幾年出現的這種融資模式,成為需要大量建設的國家比較公平的選項。印尼東區與西區在基礎建設上的差距,導致印尼東區與西區在社會福利上差距。
佐科威總統與卡拉副總統嘗試在基礎建設上追趕鄰國,從道路、碼頭、機場開始,水庫、灌溉,到飲用水。但國家預算的81%用在日常費用上,我們不可能大量的建設社會大眾需要的基礎設施。
現在政府嘗試動用國營企業參與基礎建設,但有了南非的經驗,可避免國營企業面對負擔沉重的利息。
國家建設規劃機構(Bappenas)可以決定國家所需要的基礎建設工程。特別是國家建設規劃機構已經有推動持續發展目標(SGD’s)的行動計劃。從那邊可以列出可持續建設的項目。
接下來,我們可以要求參與持續建設發展的委員們,將那些工程呈交給世界投資者。在該委員會裡有如馬雲或何晶的大企業家,也有一位印尼的大企業家即林美金。我們可以利用他們的財力,向他們提出在印尼的可持續建設計劃。
印尼中央銀行總裁貝里(Perry Warjiyo)非常希望世界級的投資者參與在印尼的可持續建設工程。但這樣的功課有在我們自己,不是在投資者。只要是國家提出對社會大眾有益的工程,投資者一定願意支持。
與商業性質的基礎建設工程不一樣,可持續建設工程由數個投資者共同參與,因此他們的負擔也比較輕,風險也比較小。
提出可持續建設工程要求的能力是我們另一項考驗,但如林美金這樣的人才與關係,致少可以將我們提出的可持續建設工程項目轉達給投資者。
可持續投資建設論壇,將在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0月份在巴厘舉行的年會之前進行,我們可以透過這個窗口提出我們可持續建設的工程。政府也可以宣傳,兩個世界級的財務機構在我國舉行會議,我國並不是白白的花錢。(鄺耀章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