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东爪哇泗水及周围城市发生的多起恐怖袭击事件,已造成28人死亡及57人受伤,他们的对象是树立法律的警局或警察人员,廖省的北干巴鲁市也遭恐怖分子的攻击,造成一人死亡与二人受伤。
恐怖分子嫌疑犯疑是来自伊拉克与伊斯兰回教国(ISIS)的属下组织“神权游击队(Jamaah Ansharud Daullah)的成员。而这一波的恐怖分子攻击有妇女与小孩参与自杀攻击行动,嫌犯动员了妇女与小孩参与行动,这表示妇女与小孩也已经受到他们灌输神权思想,他们的目标不是为了反政府,不满政府的措施或物价的高涨等,而是为了所谓的圣战。
虽然国家反恐机构已经设法阻止恐怖行动的发生,但效果有限。警察总长迪托表示,其中一项理由是反恐法令未齐全,警方只能被动的回应恐怖行动,迪托认为,警方需要能够积极主动的反恐法令,使警方能够尽快采取行动,制止恐怖行动的发生。
政府承认,倘未能尽力反恐,未能全面阻止恐怖行动的发生。从人权的角度看,政府未能保障人民的安全与保障人民生活的权利。
政府应该认真的注意与阻止小孩也参与恐怖行动现象,因为这将对小孩造成不良的心里影响。人权法令第63章里称小孩不得卷入暴力行动。第53章第一节称每一位小孩有生活的权利及维持生命的权利。小孩的参与恐怖行动,可说沾污了我国的人权记录,及国家全面性的可信度。
恐怖行动是全人类的公敌,恐怖行动不能只靠法律来约束,或警察反恐部队及国军维护社会的安定,必须有全面性民众的参与。
恐怖行动不但已抢夺了受害者的人权及社会大众人权,特别对人生活权利,安全的权利,生活不感惧怕的权利。恐怖行动也使一个地区不安定,对地区的建设与和平造成威胁。
国家有责任保护每位公民,维护每位公民的人权,保障每位公民生活的权利。因此,面对恐怖行动时,政府必须以违反人权的角度来处理。发动民众一起对抗恐怖行动。
另方面,有人担心国军的参与反恐,是否会回到以前的极权时代,政治安全司法统筹部长维兰多将军称,即使国军参与反恐行动,也会注意人权问题,不会乱杀无辜。
有人认为,为了维护大部人的人权与生命的安全,对付极少部分的违反人权分子(恐怖分子),不必太过被人权法所约束。因为若政府宽待恐怖分子,将使更多无辜的人民受害,将造成更大的损失。
司法人员拘捕一般的刑事嫌犯,需要有两项有效的犯罪证据,如果没有两项有效犯罪证据,即使嫌犯在面前也不能拘捕。对付恐怖分子嫌犯是也需要两项有效犯罪物证?如果等到有两项犯罪证据,恐怕已来不及阻止嫌犯发动恐怖行动,到时恐将造成更大的伤亡。对付恐怖分子不能按照一般的刑事法,必须要有专门对付恐怖分子的刑事法,如马来西亚有严格的反恐法令,使恐怖分子无法在马国活动,而跑到印尼来活动,因为我国的法律有许多漏动,所以政府要修改反恐法令。为了整个社会的安定,人民的安全,政府有必要修改反恐法令。国会如果迟迟不通过修改反恐法令,佐科威总统颁布反恐的总统代法令代替已有的反恐法令。(文/邝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