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一年前(2017年5月24日),雅加達東區的甘冬墟發生一起自殺式恐怖爆炸襲擊事件,該事件發生後佐科威總統隨即指示國會應儘速修改反恐法令。但一年過去了,反恐法令仍未修改完成。
原則上,該已有15年之久的反恐法令,是國會應優先討論與修改的法令。事實上修改該反恐法令國會毫無進展,也許國會認為不重要,久而久之社會大眾也慢慢的淡忘了。至到再度發生恐怖襲擊事件,人們才想起國會未修改完成該反恐法令。一年後再次發生恐怖襲擊事件,佐科威總統再次提醒國會,應儘速修改反恐法令。倘若國會到6月初倘未能完成修改該法令,總統將發佈反恐總統代法令。
政府疏忽了該事,國會也忽略了該事,慢慢的人們包括媒體,也逐漸被其他新的事件所覆蓋,而忘記了修改反恐法令的事。
在民主國家裡,維護國內治安是警察的責任,對付外敵是軍人的責任。軍人不得參與維護國內治安,以免被指違反人權。所以已有的反恐法令就如沒有牙齒的老虎,恐怖分子不怕,隨時準備發動恐怖攻擊。政府為了維護少數不法分子的人權,對反恐法令有所限制,不能對付未有行動的恐怖分子,等到恐怖分子採取行動後,警方再去追捕已來不及,每次恐怖分子發動攻擊,都會造成人命的傷亡。
反恐單靠警察部隊是不夠的,雖然已有了88特遣隊,但人數有限。而恐怖行動令人防不勝防,對付已有武裝設備的恐怖分子,必須加上情報部門、國軍與國家反恐機構(BNPT)的參與,現有的反恐法令有諸多限制,不能發揮應有的效率。所以需要加以修改,增加攻能,讓國軍參與,且不必等到有恐怖行動才拘留嫌犯。只要嫌犯有進行恐怖行動的意圖或準備,就可被拘捕。如馬來西亞的反恐法令一樣。
就如5月9日發生在西爪哇德博市Kelapa Dua的警察機動部隊監獄裡,恐怖囚犯與看守監獄的警員發生衝突,進而造成監獄裡的騷亂事件,三名警員與一名恐怖囚犯因此喪命。
接著四天後,5月13日泗水的三所教堂遭到恐怖分子的自殺式爆炸攻擊,造成14人死亡與40多人受傷。當天晚上在泗水附近的錫多阿爾佐(Sidoarjo)的廉價組屋裡也發生一起炸彈爆炸事件。
第二天5月14日泗水的一警局遭一家5口的恐怖分子自殺式攻擊,造成5名警員與1名恐怖囚犯死亡。
5月16日上午約9時,廖內省警察總部遭到襲擊,一輛汽車衝進警局,隨後5名恐怖分子攜帶利器向警員發動攻擊,導致一名警察少尉殉職,警方也擊斃4名恐怖分子,一名逃逸,現場多名警員與兩名記者受傷。
反恐專家預測,因為在中東的伊斯蘭國(ISIS)節節敗退,其追隨者也退至世界各地,繼續進行恐怖活動。據說已有500多名曾經在敘利亞參與伊國運動的印尼公民,已回到印尼潛伏在各地等待機會發動恐怖攻擊。如果不加以控制,後果將不堪設想。令人感到振撼的是,這次恐怖攻擊行動攻擊者包括婦女與兒童全家人的參與。可見整個家庭已受到錯誤宗教教義的感染。
為了防止錯誤宗教教義的傳播,宗教部、教育部、資訊部、國家反恐機構(BNPT)等相關部門都必須動員,在自己的崗位上反恐,甚至於全民都必須支持政府反恐,平日注意附近陌生人的動態,有不對勁之處儘快向警方呈報。就如佐科威統的呼籲要全民反恐。 (文/鄺耀章)